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论罗伯特·欧文的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

发布时间:2022-03-24 15:26

  摘 要: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是欧文在研究解决劳动阶级普遍贫困和失业问题的背景中提出的重要思想,包括生产力的“共同福利”原则、自然价值标准原则、联合和彼此合作的原则三个方面。欧文学说的最大特点是将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运用于资产阶级“人口过剩理论”的驳斥、古典政治经济学原理的批评以及资本主义“旧制度”的否定。

  

  关键词:罗伯特·欧文  生产力的“共同福利”原则 自然价值标准原则  联合和彼此合作的原则

  

  分类号: G720

  

  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是欧文学说的核心立场,贯穿于欧文空想社会主义理论大厦的始终。它的主要文本依据是欧文发表于1820年的《致拉纳克郡报告》(由“导言”、“计划大纲”和“计划细节”三部分构成),这是欧文成为社会主义者的标志性作品,也是欧文与古典政治经济学原则及其各种表现形式相决裂的重要依据。全面理解欧文关于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对于我们准确把握罗伯特·欧文资本主义批判的精髓具有重要意义。

  

  一、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的提出

  

  在研究解决劳动阶级普遍贫困和失业问题的过程中,欧文提出了与古典经济学原理相对立的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在欧文看来,造成劳动阶级普遍贫困和失业问题的主要原因是:第一,生产力的巨大进步及其不合理的利用。欧文指出,“我们必须承认,人们所取得的科学或人为的助力提高其生产力,而其自然需要却保持不变。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们对体力以及与体力有关的许多附带条件的依靠便愈来愈少”[1](p306);第二,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条件下的生产过剩和大量商品堆积。在欧文看来,“目前劳动阶级缺少就业机会的直接原因是各种财富生产过剩。在现有的商业安排状况下,全世界所有的市场都发生存货过剩的现象”[1](p306),而最主要的是由于“新资本的这种特大增长量在社会中的分配方式有某种缺点而造成的。用商业上的话来说,这是缺乏与生产手段的多寡相适应

  

  的市场或交换手段而造成的”[1](p307)。第三,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固守的个人利益原则。欧文认为,“这种个人利益的原则,引起了人类的一切分裂以及阶级、教派、党派和国与国之间对立情感所产生的无穷错误与恶果,造成了忿怒和恶毒的情绪,以及人类直到现在所遭受的罪恶与苦难”[1](p332)。为了克服这三个障碍,欧文提出了体现劳动阶级政治经济学原则的一揽子计划和措施。

  

  二、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的基本内涵

  

  欧文关于解决劳动阶级贫困和失业问题的社会改革计划和措施,目标明确,思路清晰,在经济理论方面驳斥了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相关原理,集中反映了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即“使贫民和劳动阶级获得永久的、生产性的工作,从而解除公众困苦并消除不满情绪的计划。计划中的安排将大大改进他们的性格,改善他们的生活状况,降低生产费用和消费费用,并开辟与生产相适应的市场”。[1](p303)概括起来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生产力的“共同福利”原则。欧文认为,新生产力的合理利用不是个别人发财的特权,“以往各种机器的发明成倍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在某些情形下显然是个别的人获得了利益,而又使其他许多人的生活状况恶化”[1](p351)。因此,从长远来看,生产力的良好安排应该以“公众福利或全体人民的总利益”为指导原则。这主要是因为新生产力的出现代表了社会的进步、“提供了改造社会的基础”,而且这种新的力量是劳动阶级创造的[2](p94),所以,“它作为大家的共同财产只应当为大家的共同福利服务”[3](p535)。根据这一社会主义原则,欧文提出用锹取代犁耕地并辅以科学的组织,唯有如此,不仅劳动阶级未来的生计不愁可靠的来源,人们的性格大大改善,而且使“极端对立的种种利益重新结合起来,这些利益最能使社会原有的一切关系都发生分裂”[1](p321)。

  

  第二,自然价值标准原则。欧文认为,社会商业普遍停顿以及国家因而困顿的经验表明,作为人为标准的“黄金白银已经不能如实地代表英国工业经过科学改进后所产生的巨大增长的财富”[1](p308)。因此,改革劳动产品交换领域的价值标准是变革不断增加的新财富或资本的分配方式以解决生产过剩和产品积压的有效措施之一。在欧文看来,新价值标准就是自然的价值标准,即“从原则上讲,人类劳动或人类所运用的体力和脑力的结合”[1](p309-310),它“规定了的、代表人类劳动自然价值或人类劳动创造新财富的力量”[1](p322)。根据这一原则,人类平均的劳动和能力就可以得到确定。因为“它既是一切财富的本质,它在每项产品中的价值便可以确定,它同其他价值的交换价值也可以随之而确定出来”[1](p310)。欧文认为自然价值新标准的确立,除了可以打开一个极为有利的国内外市场,使劳动产品得到合理的交换以获得应得的价值之外,“人类劳动的需求将不再任人随意摆布,人类的生计将不象现在这样成为永远变动的一宗商品,劳动阶级也不再成为人为工资制度的奴隶。从效果上说,人为工资制度比野蛮或文明社会历来实行过的奴隶制度都更残酷”[1](p310)。

  

  第三,联合和彼此合作的原则。在欧文看来,被古典政治经济学奉为社会制度基石的个人利益原则,是“世间最违反真理的书生之见”,它“不能使国家或个人增加财富,它本身就是贫困的唯一原因;如果没有这种原则在起作用,财富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早就不会成为争夺的目标了”[1](p332)。因此,用联合和彼此合作的原则(公众利益原则)取代个人利益的原则,不仅能够解决古典政治经济学原理一筹莫展的劳动阶级“在创造财富的条件十分充足时全部陷于贫困之中,或者是由于旁人贫困而陷于岌岌可危的境地”[1](p335)的矛盾,而且有助于通过人们之间的协作、组合和广泛的协商以发展“一门研究环境影响的科学”,在“创造和守成”方面实现智力的联合,“这种智力可以使一切决定人们祸福的条件由全世界现有的人来直接控制和支配,并可以使目前确实不合理的个人奖惩制度完全成为不必要的东西”[1](p335)。欧文认为,这个劳动阶级的普遍原理“会把迄今使人性成为本身最顽强的敌人的、各种卑微琐屑的、互相冲突的利益结合成为一个整体”[1](p334)。[1](p334)根据这一原则,劳动阶级的利益得到妥善的安排,社会制度的基础得到根本性的变革,因为它使劳动阶级各个人的脑力和体力相结合、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完全等同起来,使各个国家也逐渐认识到,它们的权力与幸福只有在其他国家的权力与幸福同样增进的情况下才能得到充分和自然的发展[1](p338)。

  

  三、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的运用

  

  欧文学说的最大特点是将劳动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原则,运用于资产阶级“人口过剩理论”的驳斥、古典政治经济学原理的批评以及资本主义“旧制度”的否定,这也是它最具吸引力的方面。

  

  1.驳斥马尔萨斯的“人口过剩理论”

  

  欧文认为,马尔萨斯的“人口过剩理论”与“共同福利”原则是背道而驰的。“共同福利”原则的实现与新生产力的提高和管理得当是成正比的,换言之,工人贫困和失业并不是永恒的自然现象,它是由人们的意志决定的。这是因为,“……由于我国人口不足,可能在几世纪以后还无法全部用锹代替。然而在用犁耕作的制度下,人们甚至现在就认为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的人口已经大大地过剩了”[1](p320)。因此,资本主义条件下劳动的使用不当和生产力的浪费才是劳动阶级贫困和失业的主要原因。相反地,欧文认为,声称人口的增长将永远超过生活资料增长的“人口过剩理论”是资本主义剥削制度的辩护学说。

  

  2.批判古典政治经济学原理

  

  欧文认为,古典政治经济学原理中的人为价值标准(商业、竞争原则)与自然价值标准原则是不相容的。首先,自然的价值标准原则与社会的繁荣与幸福是一致的,它能使“劳动生产品的交换不受阻挠和限制,一直到财富生产得十分丰富,以致任何进一步的增加都被认为是没有用处的、而且也没有人想望增加为止”[1](p313-314)。相反,人为价值标准与科学改进后财富和增值财富的手段的增长是永远不匹配的,由此导致的劳动产品买卖市场的缺乏反过来致使商业陷于停滞;其次,自然价值标准原则与劳动阶级的利益是一致的,基于自然价值标准原则,劳动者既能生产出剩余产品也能得到公平合理的报酬。相反,商业、竞争的原则“不允许劳动者的劳动获得报酬”[1](p312)。

  

  3.资本主义“旧制度”的否定

  

  欧文认为,以个人利益原则为基石的资本主义“旧制度”本身,与联合和彼此合作的原则是相排斥的。首先,联合与彼此合作的原则是新社会制度的基石,协作社是新社会制度的生产组织或基本单位,它们是“根据联合劳动、联合消费、联合保有财产和特权均等的原则建立起来的”[1](p327)公平而自然的制度。按照环境决定人的性格的原理,“新制度所形成的个人性格、行为和享受很快就能生动地说明一种社会比另一种社会优越得多,所以旧社会及其附属物的自然灭亡虽然是逐渐的,却不会静止不动”[1](p337)。相反地,根据个人利益原则建立起来的旧制度,“各有关方面相互之间以及它们与公众之间,经常存在着各种不同的利益与感情的对立,并且广泛地存在着互相抵制的原则”[1](p352)。因此,若同样依据“环境影响的科学”,目前的社会制度是“可能想出来的最反社会、最失策和最不合理的制度,在这种制度的影响下,人性中一切优良和宝贵的品质从婴儿时代起就受压抑,而且人们使用最违反天性的方法来发展最有害的个性倾向”[1](p331)。其次,联合与彼此合作的原则与公众利益是相一致的,比如体现联合与彼此合作原则的协作社,“将作出安排把自己创造的财富分配给社员,并将剩余产品和其他协作社的剩余产品进行交换。”[1](p356-357)

  

  同时,“人性的一切自然需要可以通过最简易的管理方法得到充分的满足,那时这里所说的自私心就会由于没有充分的产生自私心的动机而不再存在”[1](p354-355)。相反,个人利益原则“使人愚蠢地自私自利,使他和其他人对立;它制造了欺诈和虚伪;它盲目地促使人生产,却又剥夺了他的享受的智慧”。[1](p324)因此,结论清楚地表明:以个人利益为基石的资本主义“旧制度”永远是公众利益的敌人。J.A.霍布森认为,欧文的这一发现,“对资本主义为私利控制工业的理论和实践提出了强有力的、多种多样的挑战”[4](p101-120)。

上一篇:生活角度教学理念的中职政治经济教学思考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