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公共图书馆法》视域下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创新策略

发布时间:2021-07-15 09:40

  摘要:阅读推广是公共图书馆特别重视的一项主体工作,是传播科学知识、提供文化服务的重要途径。《公共图书馆法》是国家为保障图书馆事业健康发展制定的基本法,也是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工作的根本法律准则。公共图书馆应该遵照《公共图书馆法》的重要规定,对阅读推广服务理念、服务方式、服务内容和服务效能等分别进行优化、转变、丰富和提升,从而有效开展阅读推广工作,为促进全民阅读、构建和谐社会贡献图书馆人的一份力量。


  关键词:《公共图书馆法》;阅读推广;服务理念;全民阅读


  1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背景与现状


  公共图书馆是提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机构和场所,开展阅读推广工作则是公共图书馆提供文化服务的重要方式。随着信息化、新媒体、大数据时代的到来,阅读推广已经成为公共图书馆开展文化服务的核心工作之一,也是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城市的重要举措。


  放眼全球,阅读推广早已成为海内外多个国际组织、公共图书馆的主体工作和重要业务之首。以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国际阅读协会(IRA)为代表的国际组织,正在规划顶层设计,积极推动着全球的阅读推广工作。在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等,阅读推广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并取得了较为突出的社会效应[1]。


  反观国内,公共图书馆是阅读推广工作的主要推动力量。在过去的几年间,国内几乎所有的公共图书馆都高度重视阅读推广,将其作为不可或缺、甚至占有核心地位的工作内容。各大公共图书馆通过自己举办或联合其他社会力量合作举办丰富多彩的阅读推广实践活动,将知识文化、经典文献送到千家万户。与此同时,相关专家学者对阅读推广进行理论探讨,产生了一大批学术研究成果。尤其是中国图书馆学会组编的《阅读推广人系列教材》第四辑,包括《真人图书馆与阅读推广》《通识教育与阅读推广》《图书馆科普阅读推广》等六种,对阅读推广进行深度探析和前景展望[2]。


  从国家层面来看,我国对阅读推广工作尤为重视,每年国家都要制定全民阅读蓝皮书,并多次将阅读推广写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之中。2017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2018年1月1日起,该部法律正式施行。该部法律也对阅读推广、阅读指导提出了高屋建瓴的规定和要求,从而为国内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工作提供了权威法律保障和具体实施要求。


  2《公共图书馆法》关于阅读推广的条文解读


  《公共图书馆法》共55条,其中涉及阅读的条文有5条,集中体现在该法的第四章“服务”之中,分别是第3条、33条、34条、36条和40条。我们可结合具体法律条文对阅读推广的性质、内容及方式等进行解读,从而领会国家制定此法的初衷。


  第3条规定了阅读推广的性质:“公共图书馆是社会主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将推动、引导、服务全民阅读作为重要任务。”[3]这既是对公共图书馆提供文化阅读服务的法律要求,也是对全民阅读工作的高度重视,因此规定公共图书馆应当推动、引导和服务于全民阅读,并将其作为重要任务。第33条第2款规定了阅读推广的免费性:“公共图书馆应当免费向社会公众提供下列服务……(三)公益性讲座、阅读推广、培训、展览。”因此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活动不仅是法律义务,而且是免费提供,不得以此谋取任何經济利益。第34条规定了阅读推广的主要服务群体是少年儿童:“政府设立的公共图书馆应当设置少年儿童阅览区域,根据少年儿童的特点配备相应的专业人员,开展面向少年儿童的阅读指导和社会教育活动。”因为少年儿童处于心智成长期和学习关键期,所以必须加强对青少年的阅读指导和关注,从而促进其身心健康。第36条详细列举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的主要方式:“公共图书馆应当通过开展阅读指导、读书交流、演讲诵读、图书互换共享等活动,推广全民阅读。”阅读推广主要是通过开展与读书相关的各类活动,培养全民阅读的好习惯与好风气。其中阅读指导是最为大众化、易于操作的方式。第40条则强调公共图书馆的数字网络服务,其中也涉及到阅读推广的科技手段:“支持数字阅读产品开发和数字资源保存技术研究,推动公共图书馆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技术向社会公众提供便捷服务。”在知识大爆炸、信息全球化的今天,通过数字阅读产品进行阅读推广,也是一种发展潮流和时代路径。


  通过对以上条文的简要解读,我们可以充分认识到国家对阅读推广的高度重视与积极支持,尤其是通过完善顶层设计,制定成文法律,为我们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工作提供明确要求和法律保障。这不仅有利于我们开展日常的文化服务工作,还有助于我们不断总结、反思阅读推广工作的经验和不足,为后续的阅读服务提供智慧源泉。


  3公共图书馆阅读推广的创新策略


  通过回顾和解读《公共图书馆法》的立法初衷,我们对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思考,认为新时代的公共图书馆应该转变阅读推广服务理念,创新阅读推广服务方式,丰富阅读推广服务内容,从而提升阅读推广服务效能,实现阅读推广重要使命,构建起全民阅读、书香中国的美好新时代,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3.1转变阅读推广服务理念


  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今时代,国际竞争日趋激烈,归根结底是人才的竞争。一个国家的全民阅读状况不仅体现着该国的国民基本素质,还间接影响着国民的创新能力。因此开展阅读推广、推动全民阅读,既是提升国民文化素养的重要手段,也是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人才竞争力的重要路径。


  阅读推广这个概念虽然是舶来品,但是关于阅读指导的文献可是古已有之,特别是在传统的文献学领域,遴选书目、考辨真伪等都是与阅读密切相关。清末洋务派代表人物、曾任四川学政的张之洞在《书目答问》中提出“读书不知要领,劳而无功”的观念,并通过开具书单、比较版本之法加以指导治学门径。我们从中可认识到,古人对于阅读典籍的重视以及阅读路径的指导。


  因此,公共图书馆作为提供公共文化服务的主要阵地之一,其不仅承担着传统的文献典藏与借阅职能,还肩负着阅读推广、传播知识的新时代重要使命,这也是公共图书馆开展文化延伸服务的重要内涵。只有充分站在全球化的高度,把握国家的重视程度和时代的需求热度,才能准确认识阅读推广的重要价值,从而转变阅读推广服务理念,有效开展阅读推广系列活动。


  3.2创新阅读推广服务方式


  在大数据、信息化时代,诸多服务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变革,公共图书馆自然也要紧跟时代潮流,完善文化服务方式,这其中就包括创新阅读推广服务方式。


  首先,积极融入数字阅读的时代趋势。在当前信息化、大数据的网络环境下,人们习惯于通过新媒体平台获取数字阅读电子资源,传统纸媒阅读和现代电子化阅读共同成为获取知识的两大主要渠道。因此当代公共图书馆应该大力购买、开发和挖掘数字资源,便于读者通过新媒体数字阅读平台获取知识,享受文化服务,满足其精神文化需求。


  其次,积极打造品牌化阅读推广活动。通过展览、讲座、读书分享会、送书进社区等各类方式,让社会大众知晓阅读推广、热爱阅读推广,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到阅读推广的丰富活动之中。以重庆图书馆为例,近年来我们策划并实施了“格林童话之夜”“行走的图书”“书香筑梦乡村行”“蒲公英梦想书屋”等与阅读推广密切相关的品牌活动,吸引了大量读者参与其中,有效拓展了服务阵地,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第三,充分认识阅读推广的全面性、科学性及针对性。一方面,阅读推广是一项全民事业,因此它具有全面性和惠民性,即不分年龄、民族、肤色、学历等各种因素,每个人都有权利享受到阅读推广服务。另一方面,阅读与年龄阶段、知识结构关联密切,因此在开展阅读推广过程中,又必须注重科学性和针对性,即对于不同年龄阶段、不同知识层面的群体,要进行不同内容、不同方式、不同程度的阅读推广与指导,做到量体裁衣、有的放矢。在这其中又要特别注重对青少年和老年读者的阅读推广服务。青少年出于身心发育期,需要通过阅读推广引导其积极向上,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老年读者由于习惯和时代原因,很多人不适应智能化阅读,因此既要优化传统阅读服务方式,又要免费开展相应的技能培训服务,帮助老年人適应新的阅读方式。以我市为例,近年来重庆市公共图书馆密切关注老年群体,服务老龄群体,通过组织“常青e路”系列培训,助力老人运用智能技术,从而做好数字阅读推广服务,取得了积极成效和良好口碑[4]。


  3.3丰富阅读推广服务内容


  “内容为王”是传媒界最为人熟知的从业理念之一,其提出者是维亚康姆公司(viacom)的总裁雷石东。该理念的核心就是强调优质内容的生产与传播。公共图书馆开展阅读推广,其本质是对知识文化的传播与推广,因此也应该深刻把握“内容为王”的原则,即通过丰富阅读推广服务内容,尤其是注重推送有高品质、深内涵、广底蕴的优秀文化知识,实现推动全民阅读、构建书香社会的美好愿景[5]。


  一方面,应该重点开展经典文献的阅读推送与专题推广。经典文献是人类文明的瑰宝,是人类精神文化的有形载体和历史记忆,因此自然是阅读推广的中重要内容。我国历代精华古籍文献则是中华经典文献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受限于古籍版式、字体及内容的特殊性,古籍文献的大众传播、阅读推广一直是个难题。但是,随着新媒介、新平台的大众化,古籍阅读推广也走出了一条可行之路。比如央视在今年春节开播的《典籍里的中国》大型文化节目,通过聚焦中华优秀文化典籍(第一期讲述《尚书》,第二期讲述《天工开物》),采用“戏剧+影视化”的表现方法,以时空对话的创新形式讲述中华经典古籍在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源起、流转及书中的闪亮故事。该节目一经上映就火爆刷屏,创下了同类节目的最高收视率和好评度[6]。因此应该结合我国的悠久历史和优秀文化,注重对经典文献的阅读推广和大众传播。


  另一方面,应该注重揭示馆藏文献的特色与价值,挖掘地方文化的内涵。由于全国各地的公共图书馆及相关文化单位都在开展阅读推广工作,为了避免简单重复和同质化竞争,各大图书馆应该立足本馆的特色馆藏,并结合各地不同的区域历史文化传统,进行文献的二次开发、内涵挖掘与阅读推广。以重庆图书馆为例,我馆前身为罗斯福图书馆,从建馆之初就是联合国文献的重要托存馆,因此联合国文献是我馆的三大特色馆藏之一。近年来,我馆通过开展“模拟联合国”大型特色活动和“重图英语角”常规持久活动,对包括联合国文献在内的馆藏外文文献进行有效宣传挖掘,取得了良好的阅读推广成效[7]。


  3.4提升阅读推广服务效能


  前文对阅读推广理念、方式及内容的探讨,其主旨都是为了提升阅读推广服务效能。当今时代是全民阅读的新时代,因此需要在服务技术、服务模式和服务内容等多方面加以努力,方可提升服务效能。比如,通过积极应用推广新技术,打造新时期智能化的数字图书馆,将馆藏特色资源通过数字化扫描和专题化开发,从而便于读者获取丰富资源。通过借助微博、微信、客户端等新媒介平台,融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推广平台,适应“互联网+大数据”时代下读者对阅读的多样化需求。又比如通过加强人性化服务,吸引读者参与互动,挖掘开发特色馆藏,推行全方位、多维度、有重点的文化服务,满足广大读者多样化、有差别的阅读需求等。另外,公共图书馆还应当创造条件,主动联合社会力量共同开展阅读推广活动,从而有效延伸公共图书馆的服务阵地,完善公共图书馆的服务网络,为推进全民阅读增添新理念、新体验与新活力。


  4结语


  总之,阅读推广是一项着眼长远、意义突出、历时持久的宏伟事业,需要我们一代又一代图书馆人参与其中。《公共图书馆法》为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提供了有效法律保障,也对阅读推广工作指出了可行策略,提出了明确要求,因此需要我们对标对表法律规定,同时结合特色馆藏及地方文化特点,全方位、多层次、有重点地开展阅读推广与知识传播,为促进全民阅读、构建和谐社会贡献图书馆人的应有力量。

上一篇:从智慧图书馆到智能图书馆:人工智能时代的图书馆发展转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