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发表网

刀光剑影的商业化演绎

发布时间:2015-07-06 11:17

【摘要】在讨论香港的武侠创作时,除了小说、电影、连续剧之外,漫画的创作也不容忽视。作为亚洲少数拥有自己漫画传统的地区,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香港漫画形成了不同于日本漫画和欧美漫画的独特风格。本文拟就其章回体的薄装周刊模式、兵器扬威的漫画母题和独特的剧情补充-旁白等特色略作阐述。
  【关键词】武侠;漫画;章回体;兵器;旁白
  
  作为亚洲少数拥有自己漫画传统的地区,香港漫画采取工业化流程,流水线制作,分工细致,由主编统筹主笔,团队协力制作,画风以欧式为主,兼及水墨,情节曲折细腻,题材广泛,兼及科幻、娱乐、励志、黑帮等等。正如美国漫画以超级英雄为标志一样,香港漫画的主流,则是华人界特有流行文化-武侠。
  港漫由武侠文化一统天下始于1967年,黄玉郎是这其中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他可以说是香港武侠漫画的创始人,其代表作品《小流氓》趁着当时的功夫片热潮异军突起,首期发行量就达到了7000册,创下了香港漫画发行量的纪录,并奠定了香港武侠漫画的风格,大大提升了漫画家的地位,也使得漫画由原来难登大雅的刊物成了准艺术品,在流行文化中占据重要地位。一大批武侠漫画,如《龙虎门》、《天子传奇》、《神兵玄奇》等先后拍成电影、连续剧、布袋戏,出版同名小说、电脑游戏软体,影响深远。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港漫形成了不同于日本漫画和欧美漫画的独特风格。本文拟就其中的几大特色略作阐述。
  一、章回体的薄装周刊
  章回体,古代长篇小说的一种外在叙述体式。wWW.133229.COM其特点是将全书分为若干章节,称为“回”。每回前用单句或两句对偶的文字作标题,称为“回目”,标示该回的情节重心。每回首以“话说”、“且说”等起叙,每回末有“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之类的收束语,一回叙述一个较完整的故事段落,有相对独立性,但又承上启下。香港漫画,也采取了“下回分解”的叙述模式,以《天子传奇(六)洪武大帝.创刊号》为例,共分“挥泪诛功臣”、“血路遇故人”、“九死逢一生”、“阴月惊天变”四个回目,每一回都有一帧主题画面,同时在刊末以图文并茂的方式预告下一回的内容,提出读者最关心的情节发展问题,诱导读者持续追读。与传统小说的章回相比,港漫中的章回有同有异。相同的是两者皆基于商业上的考量,采用了“下回分解”的章回形式,来形成续读的诱因,相异的是传统小说大部分是创作完整的作品,区分回目主要是便于说书;而香港漫画却是现时的创作,画了一回即出版,然后再绘制下一回。
  港漫作为一种速食文化,其剧情的描写方式受到极大限制,往往以故事情节的精彩度和绘画品质作为其卖点。为了吸引读者,扩大销量,经常在章节的结尾部分制造所谓扣人心弦的情节。以近期出版的港漫《春秋战雄》为例,就有多期是用主角胜公子遭遇危险,或是生死未卜做收尾,这种老调常谈,久而久之就会令人望之生厌。
  基于商业角度考虑,港漫一般采取16开37页的薄装周刊形式在街头报纸摊贩卖(近期业界尝试采用32开100页的小本厚装“潮华版”)。薄装港漫一般没有如日漫推出单行本的习惯,只会于作品完结或推出一定时间后重出合订本。合订本是较高的投资风险,因为它无法预知市场的反应。一部完整的长篇漫画绘制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以刚完结不久的《天子传奇(六)洪武大帝》为例,就花了近四年时间,画了一百八十六期,每期约一百页,共绘制了一万八千六百多(下转第68页)页的彩图,如此巨大的绘制成本若以合订本的方式一次出版,书价将高到乏人问津。因此,将故事化整为零逐期出版,既能测验读者的好恶,来决定投资的规模(见好就拖,见坏就缩);也可以及时回收投资成本。所以市场反应往往主宰了漫画的发展,例如《天子传奇》系列,因为读者的热烈支持而发展到第七部,目前仍在连载中。
  二、兵器扬威的漫画母题
  香港的漫画发行,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就是随书赠送兵器模型。在早期的港漫里,武打都是拳掌功夫,强调肌肉造型。随着漫画绘制技术的不断提高,为了强化视觉效果,漫画家们挖掘出“兵器”这深具潜能的元素,开始以此作为全新卖点。经过《风云》、《刀.剑.笑》、《神兵玄奇》等多部畅销漫画的经营,港漫打造出了“兵器扬威”的盛世。以黄玉郎的《神兵玄奇》为例:创刊於一九九九年的该漫画发行期间推出多套漫画中兵器模型,或卖或送,这一策略空前成功,销量大增,令同行争相仿效,掀起一片兵器热潮。武侠漫画“视觉化的神兵”确实比武侠小说“臆想化的神兵”,潜藏著更大的商机。
  热潮之下,《神兵玄奇》的剧情亦随之调整,编者开始让“兵器”在故事里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原先设定的四大神兵改为十大天神兵,并开发出了新的魔兵、仙兵、妖兵等。其中魔兵借助人类负面感情催化而形成的创意更成为当时读者茶余饭后的话题和网上讨论的焦点。兵器作为读者的焦点,它是强大的能力之象征,更成为漫画的重要语汇,和人物一起成了组织故事的机组零件,书中的兵器各有其曲折的身世,获得属于自己的生平、阅历、感情、性格,进而影响操作者的性情与意识,重新组织角色之间的优劣位置,进而主导情节之发展。可以说:所有角色的命运都被陆续“出土”的兵器牵著走,兵器指引着剧情的走向,牢牢地诠释了书名。
  兵器模型,是港漫当前最强势的外围商品。它可以让读者真实地拥有漫画故事的一部分,方便他们代入到故事里去,或者在故事待续时回味、把玩。它俨然成为一个“桥梁”,读者由这一“桥梁”自动系联书中的人物与情节,虚拟与真实之间的距离被消除无踪。这些兵器模型,可视为“武学想像之具体化”的最佳手段,同时也是漫画文化对读者的有效渗透。对漫画迷而言,兵器模型能积蓄他对故事角色的好恶情感,在持续发展的故事脉络里,进一步积蓄它的经历与生平。另一方面,透过真实的模型,虚拟的兵器也在吸引着它真实的兵器迷。故事不断地发展,兵器接二连三地出现,大大鼓励了读者的忠心。如此一来,便巩固了原有的漫画迷;同时又藉由兵器模型的贩售或赠送,吸引大批好奇的准读者。兵器的「模型化」成为香港漫画业商业化的发展核心。
  三、独特的剧情补充-旁白
  “旁白”是在薄装港漫一期三十二页的限制下的延伸产物,一套漫画常常有许多东西是编者单纯用画面难以准确表达的,为了让读者了解,大部分画面都会配以一段文字旁白加以说明。这些旁白类似“说书”的表现形式,带有浓厚的武侠小说的风格。旁白的一个重要用途就是在各种武打场景描写中的应用。港漫描绘武打,一招甫出,人物周围以各种光影乍现来表现武功招式的气势澎湃,图里再加旁白文字描述,《新著龙虎门》就是典型的代表。这种旁白加幻影的编绘方式一直深深影响着港漫界。

  此外,在描绘打斗的过程中,某些旁白反客为主,几乎把过程、内容都叙述了,读者不看画面都可以了解概况。以《新著龙虎门》401-402回为例,第7页到第9页中的旁白描写飞仙和刀仙的打斗:“?刀仙腾身半空,刀术超凡,轻身功夫变相当了不起!刀仙抢先出招,刀锋冷,刀势快如急电!拦腰一劈,中了,可惜只是虚影!”;“?飞仙不愧是飞仙,没可能避过的一刀,依然劈不著他,轻功快得惊人!刀仙升势已尽,身形急坠!反之飞仙在半空仍可加速保持升势,轻功之独到,确是无出其右!乘刀仙向下急坠,无形刀破空而来!”;“?飞仙轻功快,无形刀更快,刀仙首先失利,双肩被刀劲切入!虽然痛入心肺,但受创未算太深,刀仙运聚全力震飞无形刀气,及时保住筋骨,不至影响战斗力”。
  漫画本身,应该画面为主,文字为辅。读者通过生动的画面,就能知道人物的感情、场面的情况,甚至可以了解故事的脉络。毕竟,色彩艳丽、功夫精细、场面宏大的画面精美表达才是香港漫画最大的长处,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有鉴于此,部分画家也在酝酿一些新的表现方式,在编绘画面时,放弃旁白,利用电影分境手法来叙事,打斗描写一招一式连接。潮华版《天子传奇(六)洪武大帝》中,武打和故事推进几乎都是用画面表达,58期第25-40页的韩山童和张君宝的追逐打斗,完全没有旁白解释,全是画面表现。这种叙述方式和传统的幻影加旁白的描绘方式相比,更像电影中的武侠大片,各种计算机特效的光影效果的大量堆叠,让人在飞天遁地的眼花缭乱中迷乱,获得一种视觉的享受。
  小结
  香港武侠漫画通过武打的形式、江湖背景、武林恩怨塑造出一个刀光剑影的奇妙世界。它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有着难以动摇的固定市场。然而,一切以商业化为首要考虑的港漫也存在着极大的弊端,过于注重武打场面的堆砌,重复以推出周边产品和随书赠送兵器模型来吸引读者,缺乏深层次的内容。随着电脑在漫画业中的普及,制作变得简单,技术与画风趋于一致。没有了以往简洁而优美的线条,淡墨的渲染,灵动的人物,缺少了个人的灵气,沦为彻彻底底的工业制品。长此以往,漫画将失去已经获得的准艺术的地位,再一次堕入只重感官享受的庸俗的陷阱。香港漫画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漫画辞海(香港篇)1919年至今香港漫画发展路程全介绍[z].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
  [2]万润龙.黄玉郎“香港漫画之父”[n].文汇报.2008.5
  [3]刘晏石.从金庸武侠小说到黄玉郎的江湖漫画—香港阅读文化的发展和弱化[d].广东:暨南大学.2008
  [4]欧阳丽娟.香港漫画业的矛盾圈[n].经济导报,2009.31
  [5]刘秀梅.从漫画到电影[j].电影,2007.1

学术参考网:http://www.lw881.com/wx/dsdy/31263.html

上一篇:浅议电影 Mulan 的跨文化传播策略

下一篇:浅谈中国纪录片叙事故事化的形式

相关标签:
文学最热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