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现代主义设计与西方民主制度的关系探讨

发布时间:2018-01-02 11:12

  摘要:西方现代史是一部不断探索民主制度的历史,现代主义设计紧随其后地提出了在大机器生产的时代下对人权和人的价值的重新定义。自工业革命以来,社会的阶级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政治制度的完善使设计已不再是为少数人的服务,而成为广大人民都能享有的生活方式。追溯历史,不难发现设计民主与政治民主之间存在着相互推动、相辅相成的联系。


  关键词:现代设计;民主精神;设计民主


  1引言


  始于18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动摇了统治阶级的地位,人类开始探索自身意义,对民主意识有了更深的理解,人的价值与权利意识被放大,对人的尊重开始体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到了19世纪,工业革命翻开了历史崭新的一页,科学技术的进步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同时引起了社会阶级关系的深刻变化。在1836年英国宪章运动中,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为争取普选权的英勇斗争,推动了欧洲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的进程,也极大地巩固了人权意识和人的价值。设计也是如此,一部分致力于设计改革的人士在新的思潮下开始探索新的设计理论和风格。以人为核心价值的设计思潮和具有现代主义特征的为大众设计的民主主义思想开始萌发。威廉·莫里斯倡导的工艺美术运动,德国工业同盟在战争艰难时期提出的“标准化”主张以及后来的包豪斯,都开始为大众寻找一种更符合社会特征及时代精神的生活方式;现代主义更是强调大众设计,去除设计的矫揉造作,为劳苦大众设计能消费的起的优秀产品。追溯历史,不难发现设计民主与政治民主之间存在着相互推动、相辅相成的联系。西方民主制度所经历的变迁也推动了现代设计从小众走向大众,从纯手工走向机械化生产,从贵族走向民主,走进大众生活。


  2现代设计的开端—英国工艺美术运动


  1851年英国在伦敦海德公园举办了第一届世界博览会以促进经济发展和展示本国工业实力。本次展览场馆使用钢筋和玻璃搭建而成,被称为水晶宫博览会。此次博览会汇聚了欧洲各国的工业革命成果,反响巨大,好评如潮。


  但英国知名评论家约翰·拉斯金认为水晶宫只能证明人类可以搭建一个更加巨大的温室而已,第一次世博会的展品丑陋不堪,功能形式相互之间并不统一。此次世博会后,约翰·拉斯金开始大量宣传自己的设计理念,强调为大众服务,强调设计的民主性,反对设计精英化。


  1864年威廉·莫里斯成立莫里斯设计事务所,从事家居用品设计,其设计作品真正体现了拉斯金的设计理念。在设计上,莫里斯强调:(1)设计是为广大人群服务的,不是少数人的活动;(2)设计工作是集体活动。莫里斯认为艺术不该只为少数人服务。此后针对普通人住宅的设计成为建筑设计师关注的重点。莫里斯对于设计的民主立场是他成为了“现代主义运动之父”。


  3现代设计的功能主义—德国工业同盟和“包豪斯”


  文艺复兴后,民主一词成为了西方社会关注的对象。尽管经历了几十年的战乱影响,但德国的市民阶层仍在发展壮大,从事生产的技术革新和贸易发展使得市民阶层逐渐在社会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市民阶层的自我意识也愈发强烈,逐渐开始为自身争取更多话语权,并且得到社会承认。德国在1890年俾斯麦辞职后,文化气候发生巨大变化。许多评论家认为在手工艺及工业领域中改进设计是实现未来繁荣之根本。


  1907年,穆特修斯、贝伦斯等成立了德国第一个设计组织—德国工业同盟,其目的是强调设计的民族良心,这奠定了德国追求高质量工业产品的传统。德国工业同盟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设计的民主化等相关思想,但他们在技术上进行了批量化生产的改进,使得设计产品可以为更多的群众服务。这是从技术角度进行了工业民主化的诠释。


  一战后的德国受战争影响,人民生活水平下降,通货膨胀严重。一些有识之士将关注的重点转向了民生问题上。同时魏玛共和国民主开放,取消了审查制度,鼓励艺术家进行各种激进的探索。工业化生产已形成规模,虽然当前的工业产品略显粗制滥造,但却显著降低了成本。应运而生的“包豪斯”标志着现代设计的诞生,它追求一种面向社会服务大众的民主精神。“20世纪30年代末,包豪斯的主要领导人和大批学生、教员因为逃避欧洲的战火和纳粹法西斯的政治迫害而移居到美国,从而把他们在欧洲进行的设计探索、把欧洲现代主义设计思想也带到了新大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终于把包豪斯的影响发展成一种新的设计风格———国际主义风格,从而又影响到全世界。因此,包豪斯对于世界设计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教育领域之中”。包豪斯是世界上第一所现代设计教育学院,其确立的现代主义设计原则影响深远,为后世的建筑和产品设计提供了理论指导。包豪斯的美学思想在今天也有深远的参考意义。


  4现代设计的发展—北欧民主设计


  北欧诸国因人口和文化等因素的影响,均是世界上最为民主的国家。二战后,北欧经济高速发展,全民生活水平得到保障,开始实行高福利制度。20世纪40年代,瑞典建立了从“摇篮到坟墓”的一条龙社会保障制度。北欧从经济基础上实现了社会阶层零差异,这决定了其包括设计在内的大部分的社会文化活动均是以人人平等为价值理念作为基础的。如芬兰为了一个半岛的规划设计,公开邀请了各类专业、非专业人事,在校学生和建筑团队,甚至包括三岁儿童来进行方案设计。政府认为,每个人都有影响环境的能力,我们需要来自各种不同角度的视野来看待问题。


  北欧的设计理念深受其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影响,具备了远超设计行业本身的社会意义和责任,設计的民主性贯穿北欧现代设计之中,为大众服务的理念深入北欧设计人之心。


  5结语


  民主虽然是一个政治语词,但呈现的却是一种思想上的开放与宽容的姿态。杭间在《设计的民主精神》中说:有人会说,你把设计与民主扯在一起未免太远,其实不然,我想改编一句亚伯拉罕·林肯的话,就可以知道民主和设计的关系是多么密切:民主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权,其实设计也是“民有、民治、民享”。西方现代史是一部不断探索民主制度的历史,现代主义设计紧随其后地提出了在大机器生产的时代下对人权和人的价值的重新定义。其代表人物认为自己可以通过设计来帮助人民,改善社会生活水平,提高社会总体水准,设计是为大众服务的。与统治欧洲几千年的为少数权贵服务的精英主义设计观形成鲜明对照,具有知识分子浓烈的理想主义色彩,摸到了现代设计的真正脉搏,它是代表时代进步的。


  作者:钮峥凯等


   参考文献: 

  [1]王受之.《世界现代设计史》[M].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134. 

  [2]田云飞,民主是一种民族性格—由北欧设计论设计的民主[J].设计艺术研究,2012(2). 

  [3]杭间.设计的民主精神[J].装饰2010(207). 

学术参考网:http://www.lw881.com/shx/mz/222690.html

上一篇:浅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优越性

下一篇:中西民主制度的两次历史分野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