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热门搜索

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

发布时间:2019-01-20 09:36

  摘要:以1992-2011年相关时序数据为样本,对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作用机理进行探究并分析了三者之间的短期波动和长期均衡关系。实证结果不仅量化了三者之间的计量关系,而且表明了变量间长短期不同的作用机理,最后利用脉冲响应函数和方差分析对实证结果进一步分析并提出了政策建议。


  关键词: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经济增长


  一、引言


  改革开放特别是1992年之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很大进展,但在追求经济社会发展过快的同时,社会各层次矛盾也随之而来,财政收支政策不完善、城乡二元体制分化、公共服务水平较低、医疗教育发展进度缓慢等[1]。因此中央提出和谐社会的理念,在实现社会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社会各方面也要协调发展,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一大业。经济增长、财政收入、政府卫生支是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经济增长是一国综合实力的直接体现,而财政收入对于稳定公共部门职能发挥、稳定经济增长有重要作用。财政收入过快使社会压力增加,制约经济发展活力;过慢则是公共部门行使职能的资金动力受到约束[2];对政府卫生支出而言,它作为政府公共支出的一部分,过大则必然对政府财政收支形成很大压力,过小则难以提高社会医疗服务水平[3]。就卫生支出与经济增长而言,在国外研究中,Kleiman(1974)和Newhouse(1977)首先对人均卫生支出和人均GDP关系进行了研究,利用13个国家的数据,发现GDP对卫生费用的解释程度可达92%,揭开了对卫生支出研究的序幕。随后Hitiris和Posnett(1992)、Gerdtham(1998)、Clementaetal(2004)都对卫生支出、卫生费用和GDP间的关系进行研究,分析了卫生支出与其他因素的相关性、卫生支出的解释力度以及政府卫生支出政策的效果等问题。国内研究中,一些学者主要利用计量的方法,从实证角度对卫生支出与经济关系进行研讨,表明我国医疗发展略快与国民经济发展(赵郁馨,2000),政府卫生支出弹性为1.22、1.319、1、2(王俊,2007;陈洪海,2005;赵郁馨,2000)以及经济增长是卫生支出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何平平,2006)等内容。


  二、实证分析


  1、研究方法和数据说明


  (1)研究方法


  主要采用协整理论和VEC模型对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长三者间的关系计量研究,在研究三者短期动态和长期均衡关系前检验了数据的稳定性,防止了伪回归等问题。最后利用脉冲响应函数和方差分解对三者的动态关系进一步探究,分析了其中原因最后提出政策建议。


  (2)数据说明


  采用的相关数据的年度为1992-2011,1992-2010年数据来源于《中国统计年鉴》,2011年数据来源于《社会统计公报》和相关会议内容。实证过程中为了消除变量统计单位不同带来的异方差,进行对数处理。fhe表示政府卫生支出,fr表示财政收入,gdp表示经济增长变量。


  2、ADF检验


  为了消除回归失真的情况,实证前采用ADF法对数据做平稳性检。发现Ln(fhe)、Ln(fr)和Ln(gdp)一阶和二级变量在5%置信度下均存在单位根,不稳定。而二阶差分表现出较好的稳定性。满足模型同阶变量稳定的要求。结果如表1.


  表1变量ADF平稳性结果


  注:☆、☆☆表示一阶变量和二阶变量;(C、K、T)中表示截距、时间趋势和滞后阶数。滞后阶数有SIC原则确定。*、**表示在1%和5%置信水平上显著。数据由eviews5.0所得。


  3、Johansen协整检验


  Johansen协整检验中,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间是否存在协整关系主要观察矩阵的秩(矩阵秩与其非零特征根的向量数量相等),通过非零特征根个数检验变量间的协整关系[4]。Eviews分析结果反映了在5%显著水平存在协积关系且有两个协积向量。


  I.Ln(fhe)=8.7489Ln(gdp)-4.0216Ln(fr)


  (3.0120)(2.0972)


  II.Ln(fhe)=-0.5098Ln(fr)


  (0.3048)


  Ln(gdp)=0.4014Ln(fr)


  从协整关系看出,GDP与政府卫生支出成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为8.7489),政府收入与政府卫生支出是负相关关系(I中相关系数-4.0216,II中先关系数—0.5098)。表明长期静态均衡中,经济增长对政府卫生支出的贡献率很大,而政府收入增加反而会减少政府卫生支出。检验结果如表2


  表2Johansen特征根迹检验结果


  4、VEC(误差修正模型)


  误差修正模型构建的是含有协整约束变量的模型,能反映变量间短期动态关系,弥补了Johansen中长期静态协整关系的不足。根据eviews分析结果得出如下三个误差修正模型。Eviews分析结果如表3。


  在三这个模型中可以看出,误差修正项的系数为-0.0478、-0.0255和-0.0567,都很小,这说明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向均衡状态调整的速度都比较缓慢的,即稳定关系的失衡对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长的影响不大[5]。


  第一个模型反映了政府卫生支出对其他两个变量的敏感程度。可以看出,gdp滞后一期变量与政府卫生支出正相关关系,与协整关系中不同的是,财政收入的滞后一期变量和二期变量都与政府卫生支出成正相关关系,且短期滞后变量对政府卫生支出的影响较大(0.7735>0.1452)。从另外两个模型中可以看出,不管是滞后一期还是二期,财政收入的增长都会引起GDP的减少,在短期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经济的增长,而gdp的增长会引起财政收入的增加。表3:误差修正模型结果


  注:表中涉及的变量值对原始变量的对数值,D(*(-1))表示变量的一阶差分,D(*(-2))表示变量的二阶差分。


  5、脉冲响应函数


  脉冲响应函数考察的是随机扰动项标准差的冲击作用于内生因素未来值和当前值的程度,它可以反映在外部条件不断变化的情况下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的长期作用。因此,为了进一步探究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GDP间关系,在协整关系和VEC模型基础上建立三者的脉冲响应函数关系。由于是反映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三者变量的关系,将某一因子作为内生变量,另外两个因子作为外部冲击变量,结果表明,长期经济增长对政府卫生支出的冲击是正的,而财政收入的增加对政府卫生支出冲击反而为负,财政收入与GDP的相互冲击始终为负。


  6、方差分解


  方差分解的基本原理是将某个系统变量中的X个内生变量波动情况按其形成缘由分解为X个与方程信息相关联的组成部分,从而得到各个信息对模型内生变量的相对重要程度。根据方差分解理论,将政府卫生支出的预测均方误差进行分解。方差结果显示,GDP对政府卫生支出的解释力度远大于财政收入,从第三期起,GDP对政府卫生支出的解释力度集中在45%左右。具体结果如表4


  表4政府卫生支出的方差分解结果


  三、结论与建议


  通过对政府卫生支出、财政收入与经济增长间的计量研究及结论分析,为当前医疗卫生支出水平、税收水平等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基于上述研究,主要提出以下两点建议:


  首先,经济稳定增长才是解决当前政府医疗支出困难的关键。分析中发现,经济增长是财政收入和政府卫生支出的有力保障,这就使我们要更加坚定的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全方位提高经济实力水平,从而强有力的保障经济社会稳定发展。


  其次,合理优化税收规模,从而改善经济社会稳定发展。财政收入绝大部分来源于国家税收,税收规模也一直是国家探究热点。分析中财政收入对于经济增长和政府卫生支出都有很大影响,且长短期财政收入规模对于经济社会作用效果不同。追求短期经济发展,应减少税收,使经济发展阻力减小,增添经济发展活力;虽然长期财政收入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作用系数较小,所以一定要寻求长短期税收规模的均衡点,防止由于长短期经济目标不同所致的税收收入规模冲突[6-7]。作者:杜治雄,本文来自《中国卫生经济》杂志

千里马论文网:http://www.lw881.com/gl/xz/224782.html

上一篇:卫生监督与思想政治工作

下一篇:基层卫生统计现状及思考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