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成瘾症心理学研究_学术参考网
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运动成瘾症心理学研究

发布时间:2016-05-27 15:23

  在过去的几十年,运动成瘾的数据已经在西方文学中发表。运动成瘾被认为是训练的多参数不适应模式,会导致临床上的重大健康状况下降和疾病。运动成瘾一词是贝克兰1970年在研究体育训练对睡眠模式的剥夺效应时提出的。他发现一周有5到6次训练的运动员拒绝停训一个月,反之一周有3到4次训练的运动员却表现出回避症状,这表现为心理和生理失调。在随后的三十年里,这种不寻常的依赖存在的数据在累积,诊断标准也在发展。爱德曼和伍拉德提出运动员在没有运动训练后24-26h就会出现这种迹象,当难以忍受或者迹象撤离时就可以用来作为锻炼成瘾的诊断标准。这些撤离的迹象包括焦虑、坐立不安、内疚感、紧张和不适、冷漠、迟缓,缺乏食欲,失眠,头痛。他们的实验已经证明错过一次训练的运动员紧张、抑郁、愤怒、疲劳、和困惑的情绪会增加,这也关联着心率的增加和活力的降低。长时间的训练不足这些迹象也会更明显。豪森布拉斯和唐斯观察过40名运动员,其中14名男性,26名女性,在他们身上也有发现负面情绪增加,比如坐立不安,抑郁和易怒。

  

  体育训练有麻痹作用,它与下丘脑脑下垂体肾上腺的增加痛域和有利适应变化、自我调节系统和免疫系统相关联的。然而歌拉斯报道,剥夺一个运动员一个星期的训练会导致痛域值的缩小,增加疲劳感和导致肾上腺系统肾上腺激素变稀。这一系列迹象被萨博延伸,他报道了运动成瘾的消退迹象:内疚感,抑郁,兴奋,焦虑紧张,有压力和反应迟钝。作者强调,心理和生理的改变对运动剥夺是特殊的,剥夺开始24-48h之后男人和女人都会出现这种现象。

  

  1.运动成瘾导致生活失衡

  

  据报道运动上瘾可导致生活失衡。相比较其他社会范畴而言,如朋友,家庭,事业,社会和健康,运动对于其来讲过分重要,即使是疾病、创伤,家庭、工作冲突都不能阻止他训练。预期的症状和副作用包括焦虑、易怒、抑郁、恐慌,在不允许训练的情况下,就会有“越多越好”的感觉,即更多的重复,更多的训练课程,也会导致强度增加、慢性创伤和个人关系的损害。巴姆博公司试图制定运动成癒的诊断标准。提出两个诊断标准,它被定义为功能受损和戒断症状,比如一个消极的反应中断锻炼或运动控制的失败尝试。受损的功能体现在四个领域:心理、社会或职业,身体行为。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在个体生命遭受运动成瘾后会干扰日常安排和生活方式。他们所关注的就是运动,没有足够的精力来联系亲戚或参与其他社会活动。尽管身体上有伤有医疗禁令,还是会继续训练。此外,他们的训练有一个牢固的套路,必须严格按照一个既定的方式和总数进行重复(行为层面)。

  

  威乐对运动成瘾的定义得到广泛的认可。他提出了一个这种类型的诊断标准数量,它基于化学依赖的精神疾病的诊断和统计手册的标准(DSMIV),分别包括了生物医学和心理指标,如公差和戒断症状,损害社会和职业功能。据威尔说,运动成瘾是一个多参数、低自我适应模式的训练,临床上证明会导致健康下降或疾病,主要有以下几个特性,包括:1)公差,即需要更多的训练达到训练的效果或者降低之前训练的影响;2)戒断症状,如焦虑、疲劳。需要以前建立的需求或甚至更强烈的物理负载来戒掉;3)意图的影响。当个人进行比预期更强烈或长期的体育训练;4)时间,即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需要获得负荷的活动上。5)冲突,即缩短主要活动如工作或者休息,因为他妨碍了计划训练的数量,即使身体或心理出现了问题还要继续训练或者加重训练。

  

  2.精神心理假说

  

  目前,对成瘾的本质有几种假说。墨菲描述了运动成瘾的三个精神心理假说:热成因、儿茶酚胺和内啡肽假设。热成因假说是假设练习提髙体温,结果导致肌张力降低与躯体焦虑。儿茶酚胺的假设认为,锻炼身体有助于释放儿茶酚胺,它控制注意力、情绪、运动和响应的内分泌和心血管系统。多巴胺、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也控制压力反应。此外,高水平的儿茶?胺与一种愉悦感和一个好心情也相关。亚当斯和凯科比认为运动成瘾是儿茶酚胺过度释放和交感神经系统过度活跃造成的。还有就是联系也刺激着多巴胺的大脑结构,它参与形成所有行为和化学依赖,调整着运动成瘾的巩固。这可以通过一个运动员极限运动训练,尤其是极限运动训练给予的快感就能证明。快感的表达被认为是与多巴胺受体水平有关系的。对动物的研究表明,这是一个生理的而非心理的问题。一组以罗兹博士为首的来自于俄勒冈州健康与科学大学(美国)的团队研究了两组被剥夺了体育训练的老鼠的大脑活动。第一组包括普通实验室动物和第二组包括选定“爱跑”老鼠。

运动成瘾症心理学

    报道称,罗兹博士将所有的老鼠放在轮子里面,他们有动机来跑。然而,特殊培育的老鼠基因决定跑远一点。据罗兹说,他们可能是个体的欲望所支配来运行。六天,野生老鼠跑了大约2111如8,而“跑步者”跑6miles。第七天,一半的老鼠被剥夺了运动。在所有的被剥夺身体锻炼的老鼠中,25个大脑区域中有16个观测到更高的活动。特别培育的老鼠活动特别高。罗兹说,跑步的老鼠在特定的大脑区域中表现出过分高的活动。当老鼠被剥夺通常剂量的可卡因、吗啡、酒精或尼古丁时,这些相同的区域被激活。据这些数据推断出被剥夺跑步的老鼠具有一个对运动的身体吸引力。研究人员推测,类似的反应在人类中也可以观察到。内啡肽假设是最出名的,公认的,有实证研究。这个假说认为,体育锻炼与吗啡或内啡肽的产生有关,可以促进一个好心情。内啡肽经常包含在愉快感的结构中,即运动员在强烈的训练中或之后的温和的心理状态。皮尔斯测量了45分钟的高强烈运动前后人类血浆中内啡肽含量。他们发现运动后内啡肽水平明显髙于运动前。这些数据支持了持续的物理练习可以产生内啡肽的想法。戈德法布也做出了相同的结论,但明确指出,一个临界的运动强度可以使血浆中的内啡肽达到顶峰。然而,这个团队最近的发现质疑这个假说。他们让一组人运动前食用吗啡,另一组则不。在第一组内,训练后内啡肽的水平保持不变,第二组比训练前的水平要高。尽管有这些数据,两组中还是能观察到类似的训练的积极影响的情绪状态。因此,原因不能局限于内啡肽或者不仅仅是内啡肽。因此,研究人员又将努力集中在另一种物质一血清素。众所周知,新一代抗抑郁药物的正面影响是与血清素水平的提高是有关联的。之前的数据表明,物理负荷增加血清素含量。体能训练可能就像现代的抗抑郁药。如果这个假设是真的,这个对人类体育锻炼的心理和情绪状态的有利影响的秘密将被披露。

  

  此外,对额叶皮质区不对称的a波的研究也被用来解释运动成瘾。脑电图仪记录了28个进行定期培训的女性。作者想要观察运动成瘾相关的右额叶活动的增加,然而他们发现了一个更为重要的左额叶活动与运动成瘾之间的关系。

  

  3.运动成瘾的特定功能

  

  维尔讨论了运动成瘾的特定功能并把他们分成两种形式:主运动成瘾和次运动成瘾,即饮食上的成瘾(饮食失调)。主运动成瘾本身是一个依赖的对象。相反,在次运动成瘾中,绝大多数的身体活动与减肥或者身体塑形有关。

  

  除了慢跑,其他运动过后的运动成瘾在临床上也有表述,包括武术、举重、田径、和健身。为健康而运动的人也被观察到有运动成瘾。卡基沙斯使用运动依赖问卷(EDQ),展示了每周数小时的指定运动与女性依赖发展性的风险之间的直接依赖。然而,运动成瘾研究更广泛应用于运行(50%)、一般身体训练(27.7%)、举重(7.8%)。患有运动成瘾的运动员运动总是第一位,他们生活在一个可能患心脏疾病和其他疾病风险的持续压力下。通常情况下,这些人都承受着一种罕见的长时间的疼痛。已经发现他们有神经质、精神质、轻度躁狂和冲动,以及低水平的外向性。然而,马瑟和沃克却没有发现运动成瘾的外向型指数与没有运动成瘾的运动者之间有任何不同。

  

  结果表明,过度训练和神经性厌食症间一直有关系。48%有厌食症的女性发现有运动成瘾的迹象。厌食症和依赖之间的表达式是正相关的。根据饮食态度测试,25%每周跑步超过30英里的女性有更高的风险得厌食症。过度的体育运动显然是导致饮食混乱的一个重要因素。Grave,Calugi,andMarch-esini研究了因饮食行为障碍住院的165位女性。在医院20周的治疗过程中,他们不能进行身体锻炼。研究结束时,他们的身体质量指数(BMI)平均值增加,贪食症和厌食症的发作减少。我们注意到,23.6%(39位女性)的病人没有完成治疗,因为他们的自我评价和身体感知度由于训练的中断而导致阶段综合症提高。

  

  极限运动现在非常受欢迎,这可能是依据儿童与青少年成瘾行为预防工作和康复工作的一种社会接受的依赖模式。除了神经机制,如内源性阿片系统的激活和释放的儿茶酹胺,从心理上来讲是受奖赏系统的影响,年轻人做极限运动是为了感觉他们属于精英一族。这是基于运动技巧技术上的困难,涉及到一个运动员的健康或者生命真实的或者虚幻的风险。此外,对于青少年而言,他们对于极限运动的兴趣可以代表他们对于冒险行为的倾向,按照法国作家所写,包括危险的极限运动,骑摩托车,有风险的性行为,和消费的窘境。因此,极限运动可能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替代化学依赖;然而,这种替代会带来一些危险。

  

  我们注意到,像其他依赖一样,运动成瘾可以轻易改变其形式和被转化为其他的依赖,包括化学依赖。这就解释了前职业运动员酗酒和吸毒的比例为什么那么高了。许多美国的研究人员假设,运动员对精神物质的动机不仅包括成就的愉悦,也包括疼痛和压力的减少,社会化或刺激的改善。运动员精神物质的摄人量与不从事专业体育的人相比,在职业生涯顶峰的时候可能更高;然而,这很少导致成瘾的形成。这可能是与潜在的化学依赖被运动成瘾替换有关系。化学成瘾在体育事业结束后会显着增加。

  

  4.小结

  

  在现在世界里,运动成瘾是一个常常遇到的障碍。患有此种依赖的人会有明显的生理和心理问题。运动成瘾的普遍以及它的形成过程迄今为止尚未被完全研究。运动成瘾正成为一个日益频繁的现象,有两个问题必须审查。第一,必须要详细研究这种依赖的类型,评估其真实的伤害。第二,对于一直承受这种依赖伤害的人来说,治疗它可能是重要的发展方案。对于成瘾的来源识别和它对深受其害的人的影响可以帮助开发预防和高危人群中这种疾病的早期诊断。只有少数的研究致力于这个话题,这个问题还需进一步调查研究。


   作者简介:蒋琴华(1979-),女,硕士,讲师,研究方向:体育教学与运动训练.作者单位: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江苏南京210023

学术参考网:http://www.lw881.com/wx/xl/171578.html

上一篇:国内教育心理学研究现状及热点分析

下一篇:运动损伤的心理学研究

相关标签:
文学最热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