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宋代东京留守职能初探

发布时间:2019-07-08 08:07

  [摘要]宋代东京留守代天子执政,是皇权的象征,本文主要对东京留守的各项职能进行探讨,将东京留守的职能分为政治、行政、军事、司法、经济和外交六个方面。其中行政职能和军事职能在南宋时期尤为突出,包括官员选任和抵御外侵等,成为最重要的职能。通过本文的研究,可以了解东京留守在宋代朝政中所发挥的作用,便于我们对留守这一官职有更深层次的认识。


  [关键词]宋代;东京留守;职能


  作者简介:孙婧(1988-),女(回族),河南郑州人,河南大学研二硕士生,专业中国史。


  宋代东京留守的职能见于《宋史・职官志》的一段概括;“留守、副留守,旧制天子巡守、亲征,则命亲王或大臣总留守事。建隆元年,亲征泽、潞,以枢密使吴廷祚为东京留守,以留守管掌宫钥及京城守卫、修葺、弹压之事,畿内钱谷、兵民之政皆属焉”[1]可见,东京留守的职能范围相当广泛。囊括了政治、军事、行政、经济等方面。东京留守设置的目的就是捍卫皇权,然而东京留守的职能在北宋时期并未体现地十分显著。北宋初,太祖、太宗朝处于军事活动的积极期,帝王亲征、巡幸时有发生,真宗朝又大行举国祭祀活动,便有了频繁的东京留守任命。但随着政局的发展,仁宗朝至徽宗朝中前期不再任命东京留守,直到徽宗后期局势危及之时,东京留守才再度启用,这时东京留守的职能便得到了充分地表现。而南宋时期,东京留守则成为常置的官职。所以,在这样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宋代东京留守的职能显得更为具体和明确。


  一、政治职能


  (一)祭告祖庙、哀悼先帝梓宫


  按照旧制,天子行大事之前均要祭祀先祖。东京留守作为皇权的代表,天子于离京前,将祭告祖庙一事交予其执行,“开宝九年二月壬申......复命东京留守告宣祖庙焉。”[2]古人对祭祀事宜十分重视,所以太祖才会在亲自祭告太庙后再命东京留守行此仪制,如此重大的事情由留守代行,该官职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绍兴八年,南宋与金议和,取回了包括开封的河南和陕西之地。此时大臣们便着手准备迎奉徽宗皇帝梓宫回宋,安奉帝王棺椁是十分考究的事宜,要按照既定程序进行,但今时不同往日,迎奉仪式须一切从简,“两宫宿食供顿所经,或无屋宇,乞依南郊青城故事……以重费民力。”[3]形式虽简单,但臣民对先帝的哀悼之情尤为深切,东京留守王伦亦请梓宫所过州县,举哀致祭,高宗从其请。在外患稍微消弭之际,人们热切地渴望从祭祀活动中得到慰藉,以便继续正常的生活生产,东京留守提出的这个请求,在引导民众致祭先帝的同时亦有助于振奋民心,更有利于政治的稳定。


  (二)迎对君主、迎奉皇室


  真宗大中相符年间,广兴祥瑞,东封西祀。君主亲自至泰山进行祭祀活动,离京之时任命官员留守京师代其执政。君主离京期间的朝政处理情况,留守大臣须在车驾回銮之际予以回禀,“大中祥符六年十二月五日,帝至自毫州,权东京留守寇准率留司百官迎对于太一宫西之幄殿”[4]东京留守于君主离京后总揽朝政大权,必须恪尽职守,保证一切政务正常运作。待君主回京又要详加奏明,所以


  从留守官员的就任到卸任之时朝政的交接,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统治秩序,使得政务不会因事阻断。从这个意义上说,东京留守具有与君主交接政务的职能。


  “绍兴九年正月,新除东京留守王伦今月十八日内殿奏事……及令伦交割留守司职事舆以次官,将带一行司属扈从赴行在”[5]从《中兴礼书》的这段记载来看,迎奉生母本应是高宗亲力亲为,但因其身处行在,只得将此事交予东京留守王伦办理。此举便是东京留守作为天子的象征、皇权的标志的最为明显的表现。


  (三)守卫国都、保全皇室


  北宋靖康二年正月,金军再度南下攻宋,钦宗被迫赴金营,以孙傅辅佐太子留守东京,这正是东京留守保卫京师职能的体现。后孙傅屡请钦宗还京未果,在金人至东京掳掠宗室、后妃时,他试图隐匿太子于民间,以其遭误杀致死回复金人,但无人肯配合孙傅行此事。金人掠夺京城时,孙傅也曾为了按期迎帝回京而应允金人的要求,“建炎元年正月甲辰,再括金银...留守孙傅以民间所有已竭,乃取上皇旨,凡宗庙供器及诸王、公主第尽括之”。[6]孙傅为保全皇室作了努力,却终未成功,只得与太子同赴金营,他临行前将留守事务交付王时雍执行。东京留守孙傅的所为无一不是在为赵宋皇权计议,是其政治职能的集中体现。


  二、军事职能


  (一)整肃军纪、督率军旅


  靖康二年金军几度进攻宋都汴京,守城官兵均无力抵御,或逃遁或降于金人,军纪散漫,一触即溃,“建炎元年九月,言者谓去岁京城之破,将士弛慢......请命留守宗泽于金人登城之所,考验将士效命与逃遁者,而诛赏之。诏以付宗泽”。[7]自此,管理军队便成了东京留守职能范围之内的事宜。宗泽之所以被后世称为忠义勇烈之士,就是因为其就任东京留守后就一直在为保全宋室、抵御外侮而奔走。该月甲午,宗泽就前往河北视师,“是日,东京留守宗泽引兵至河北视师……仍修武备”。[8]


  (二)整修战备、抵抗外侵


  南宋时期,东京留守统率京城的各种武装势力,作为抵御侵略的力量,为维护宋王朝政权稳定作了重要贡献。面对随时进攻的金军,宗泽一面上书恳请高宗还师京城,一面要做好迎敌的准备,“东京留守宗泽复上表请车驾还京师……回旋曲折可以应用”。[9]从守城义士的招募到战车的修造,都由宗泽节制。士兵、战车、兵器都是必需的战略物资,缺少战备,取胜的希望就很渺茫。整修战备,为对外作战获得胜利,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宗泽便负有这方面的职责。金人谋划渡河后攻打东京,留守宗泽增修武备,再次成功地抵御了此次的进犯,“初,金右副元帅宗辅既渡河……而东京留守宗泽增修守御之备,城外千里,无粮可因。敌扰濒河州郡,诸将请断河梁,严兵自固。泽笑曰:去岁城破,正坐此尔,尚可袭其轨乎?命统制官刘衍趋滑州、刘达走郑州……以俟大军北渡。金人闻之,夜断河梁而遁”。[10]建炎二年春正月壬辰,金人再犯东京,留守宗泽率兵于白沙镇将其击退。起初,金人听闻知滑州王宣骁勇善战,不敢轻易进犯,故而遣军队从郑州进抵白沙镇,距京城才数十里。闻讯后,东京留守宗泽的僚属请议守御之策,宗泽不予回应,诸将只得自行布阵守城,宗泽知晓后命其卸甲归寨,因其早已部署好刘达、刘衍在郑州和滑州间迎敌,又精选锐卒数千人助其一臂之力。并下令京城张灯结彩如往常,以安定民心。宗泽作为非常时期的东京留守,不仅要在军事上进行部署,还要体恤民情,安抚人心。建炎二年二月甲子,宗泽再次抵御了金人的进攻,“金人侵滑州,东京留守宗泽闻之,谓诸将曰:滑、冲要必争之地......右武大夫、果州防御使张曰:愿效死!泽大喜,即以锐卒五千授之。”[11]继宗泽之后的东京留守也都进行了抵抗外侵的军事活动,“建炎二年冬十月乙未,东京留守杜充闻有金师,乃决黄河入清河以沮兵,自是河流不复矣。”[12]东京留守的僚属同样具有抗击金军的职能,“建炎四年三月,金人犯江西者,自荆门北归,留守司同统制牛潜军于宝丰之宋村,击败之。”[13]绍兴年间,各路军队奋勇抵御入侵,拱卫京师,抗金形势好转。


  宋代东京留守在管理军队和组织军民抗击外侵等方面有着重要的职责,是统治者用以保卫京师的重要官职。通过对军纪的整顿,有利于提高军队战斗力;通过成功地抵御侵略,有利于政权的稳定;通过招抚民众,有利于提升作战力量。总之,东京留守在宋代的军事领域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


  三、行政职能


  南宋时期,东京留守官员拥有行政职权,包括官员的选任以及对官员机构的管理。其行政职能可分为:


  (一)辟举属官


  辟举,是宋代的一种举官方式,是某官署机构的长官依据官职空缺的现实需求,自行选择人员,差用任官的一种选官制度。南宋初年,为使诸路官司和将领帅臣拣选得力属官,抗击侵略,保卫宋室政权,朝廷扩大了长官辟举属员的限制,让其灵活任用。故而东京留守便行使了辟举职能,“先是群盗王再兴以兵数万人......泽遣使招之,皆听命,即以进为留守司统制。”[14]宗泽根据战争的实际需要,以拥兵众多的杨进为东京留守司统制,加强了东京留守司的军事力量,更有利于保卫京师。


  建炎三年,东京留守杜充也辟举了留守属官,因其将赴行在,便檄直龙图阁、知蔡州程昌?为留守判官,以暂代其行留守职能。


  (二)荐举官员


  关于南宋时期荐举法的实行,苗书梅先生认为,“南宋初年,国难当头,形势惟艰,特诏举士成为朝廷招揽人才的经常措施,虽布衣隐士,亦或谪贬之人,皆许推荐。”[15]朝廷放宽了官员荐举的限制,东京留守便得以在这样的背景下为朝廷笼络人才。


  建炎二年三月庚子,东京留守宗泽荐举翟进为阁门宣赞舍人、知河南府,充京西北路安抚制置使。因熙河经略使张深的部下刘惟辅打败了准备进犯西京的金军,金军自河南西入关离去后,翟进得以其众自山寨进入西京。宗泽以京西必有守臣以屏卫京师和翟进手下有现成的民众可用,便向朝廷举荐翟进,授予官职。


  建炎三年三月,东京留守杜充也向朝廷荐举了一位官员,“建炎三年三月......东京留守杜充承制,以立为武德大夫、阁门宣赞舍人,言于朝,诏授立忠翊郎、权知徐州事。立乘疮痍之后,抚循其民,恩意周至,召使复业,井邑一新。”[16]赵立这样有勇有谋的军事人才在南宋抗金形势下供不应求,经杜充的举荐,授予其权知徐州事的职务,成为徐州的长官,得以在京东地区固守,拱卫国都。


  (三)自行任命官员


  笔者在前文中已经探讨了南宋时期由于战争的需要,朝廷对官员的任命已不再拘泥于固定的形式,而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选任。天子赋予东京留守最高的行政权力,其可对官员的任命作出灵活的调整。


  建炎元年,金人进犯汜水关,据汜水后引兵东去,命银朱带兵分路进犯京西。知阶州董庠以勤王兵驰援,宗泽命董庠知郑州,希望能以其牵制银朱兵力。“建炎二年二月,金人陷颍昌府......宗泽信之,以祖德权府事。”[17]宗泽不知其中缘由,考虑到颍昌府不可缺少长官,就以裴祖德权府事。东京留守在任命官员之后,还要根据其治绩对官职进行调整,“建炎二年二月丙子,金兵既去陈、蔡,东京留守宗泽檄知尉氏县陈长宁权淮宁府......乞以孝忠权知州,从之。”[18]根据其执政能力进行调度,才能使职能得到最大程度地发挥。


  (四)其他行政职能


  宋代东京留守还担任规划政区、检视官署的职能。绍兴九年三月壬戌,东京留守王伦上言胙城县与北部的滑州相毗邻,为便于两地之间文书的移送,乞升胙城县为军,高宗应允。王伦对政区的重新调整规划有利于政令的施行,组织机构的正常运作。“绍兴九年六月己酉朔,签书枢密院事楼与东京留守王伦同检视修内司。”[19]检验查看官署,可以了解该官署处理政务的情况,知晓其对上级政令的执行状况,还可对所属官员进行考课,以督促该官署更好地发挥其职能,为皇权服务。


  四、东京留守的其他职能


  除了以上几项职能外,宋代东京留守还具有司法职能、经济职能和外交职能。


  (一)审理刑狱、维持京城治安、惩治寇盗


  景德四年春正月,真宗祭祀陵寝时任陈尧叟为东京留守,“每裁夺刑禁,虽大辟亦止面取状,亟决遣之,以故狱无系囚。”[20]这表明陈尧叟有裁决重大刑狱的职能。大中祥符元年九月庚申,向敏中为东京留守。真宗回京后,下诏奖励向敏中,因其留守期间,监狱无囚犯。大中祥符六年十二月丁未,“诏:车驾巡幸,其近京州军兵田寇盗事,令东京留守提举之。”[21]这里,东京留守便要亲自参与监督缉捕盗贼。可见,统治者不仅在刑狱管理方面,而且在维护治安、抓捕盗贼方面都给予了东京留守很大的权力。权力的加重,使东京留守在司法领域担当了重要的角色,促进了京城地区治安秩序的稳定。


  (二)管理商税


  东京留守还具有商税管理的职能。物价上涨、商税过重会产生民怨,扰乱正常的统治秩序,为保证京城百姓正常的生产和生活,东京留守杜充上奏平抑商税,“宣和七年九月二十二日,东京留守兼开封尹杜充言:京城物斛涌贵,客贩盐米多被沿河口岸邀难,大纳力胜税钱......缴纳如官司,辄敢阻节,并听于邻近官司陈诉,从之。”[22]商税的正常督收既能维护百姓的正当利益,又能保证国家的财政收入。


  (三)与金议和、划定国界


  绍兴年间,南宋军队的实力大增,其中岳家军通过俘获伪齐政权的万匹战马,组成了万骑马军,可以和金军精骑相抗衡。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高宗又不是一位好战的君主,便同臣僚商讨与金议和之事。而当时高宗身处临安,与金人交涉的事宜自然须由东京留守办理,“绍兴九年春正月己亥,东京留守、充交割地界等使王伦,副使蓝公佐辞行。”[23]王伦受君主之命与金人划定国界,“绍兴九年三月丙申,东京留守王伦始交地界。先是,赵荣既纳款,知寿州王威者,亦以城来归。及伦至东京,见金右副元帅渖王宗弼,首问荣、威,且责赦文载割河南事不归德于金。伦一面改定,谓元降赦文非真,乃已。接伴使乌凌阿思谋至馆,亦以荣、威为问,必欲得之。至是伦始交地界毕,京城父老官吏送宗弼至北郊。”[24]可见,东京留守在外交方面也是统治者所倚重的力量。五、结语


  探讨宋代东京留守的职能,便于我们对宋代这一职官的制度层面进行更深入地研究,留守职能的具体化、明晰化,其职能作用的不可或缺性,都表明宋代的留守在向制度化演进。总而言之,东京留守是皇权之下非常重要的一项官职,其在君主离京的特殊时期保证国家政治秩序的平稳运行,与皇权相辅相成,可称得上是地位特殊、权柄重大的职务。本文来自《东京文学》杂志

上一篇:督政策执行 促决策落实

下一篇:外语教育的“文化尺度”内涵认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