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康定鱼通区宗教信仰的历史与现状研究

发布时间:2017-12-27 11:30

  【摘要】:四川省康定市鱼通区位于汉藏文化交融的地带,本文就前人研究的历史基础上对鱼通地区的宗教信仰现状略作考证,从而试探鱼通区宗教信仰交融的些许规律以及多元文化的宗教在这里如何和谐共处。


  【关键词】:鱼通;实地考察


  对于“鱼通”地区的宗教,众多学者在诸多综合性的研究中有零散地提到,对其专门做研究的较少,这些研究中较权威的有金绥之的《康定县鱼通区贵琼人宗教习俗》;较系统的有郭建勋的《互动与区分:川西鱼通人的信仰、仪式与象征的秩序》,这本书从人类学角度通过大量理论和实践从“鱼通”的族源开始对信仰、仪式等等做了系统的研究。本文旨在前期学者们研究的基础上重点对“鱼通”人的宗教现状做梳理。


  “鱼通”是当地人的自称,学术界以其使用语言“贵琼语”,命名“贵琼人”,“鱼通”的地理范畴自古以来都在发生着变化,当地的鱼通人多数对鱼通的地理概念也较模糊。傅嵩炑认为,“鱼通”,乃古地名也。打箭炉一带,皆称为鱼通。现今的鱼通范围较广,而学者的研究和当地人自己认为的鱼通范围也有少量出入。本文所指康定鱼通区为现今到时济乡、鱼通乡(前期为前溪乡和舍联乡,现已合并改名为鱼通乡)、麦崩乡、三合乡、金汤镇、捧塔乡的地理位置,不泛指古鱼通,民族大部分为藏族身份。因其夹杂在汉藏文化交织的特殊地理位置,就宏观上鱼通区的宗教而言,生活在这里的人除了有原始信仰外,也同样受到了本教、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道教的影响,各种信仰所代表的比如寺院,庙宇等宗教场所在鱼通地区均有分布。


  一、藏传佛教


  藏传佛教特色的寺庙有从属萨迦派的雄居寺,位于鱼通乡,始建于1150年,相传为萨迦冷珠所建,当地也有不少关于萨迦冷珠的建寺傳说,历史上记载雄居寺的规模远远比现在大,1950年前后,雄居寺的僧侣有18名,现如今登记在册有僧人共两名。比较大的佛事活动属“八卦会”。有从属宁玛派的五达寺,位于三合乡,始建于1693年,现登记在册僧人共7名。当地人称“五塔寺”,称因有五座塔而命名。麦崩乡奈达寺,当地政府未登记,平时无僧侣在寺内。2015年时济乡新修了一座寺院,属萨迦派,暂未登记。


  二、本教


  鱼通地区由于和本教得以兴盛的嘉绒地区近邻,虽语言不同,但因地域相连,文化交流频繁,相同之处甚多。所以,本教也传播到了鱼通地区。本教寺庙有位于三合乡的赤绒寺,始建于1500年,现登记的僧人共3名。位于捧塔乡的捧塔寺,始建于公元800年,现登记的僧人1名。这些现有的寺庙均在文革中遭到破坏后重修。


  三、神山与庙宇


  鱼通地区也有神山信仰,鱼通人在神山上一般是做挂经幡等普通的仪式,但也会拿着香去烧香祈福,只要求得心中所愿,鱼通人结合了汉传和藏传及本教的多种仪式手法去达到和神灵的对话。多数鱼通人会在一年比如播种等大日子前拿着香等物品去就近属于自己堡宇的神山上做求雨等祈福活动,鱼通地区大大小小神山的较多,几户每座山都算做一座神山。有麦崩乡的菩萨山、鱼通乡的俄包后山,金汤镇的培里。目前,据笔者的访谈来看,现如今大多鱼通民众内心力最崇敬的山有拉姆则神山(康定跑马山)、嘉木墨尔多神山,和前期学者的调查出入不大。


  四、将军信仰


  鱼通远近闻名的将军当属康定的郭达将军,大部分的传说认为郭达将军以前为打铁之人,后来潜心学经后修成了正果,在这里,他从传说中的历史人物已经演变成功能神,供奉在康定南无寺。现今鱼通的将军庙有金汤镇的铁桩庙,鱼通乡的将军庙等,这些庙宇主要供奉的有的杨氏将军,铁桩将军、开路、白马、银甲、铁甲、乌云等将军,也供奉有观音等神像。人们会在每年农历九月十一日到泸定县岚安乡将军庙烧香。泸定县岚安乡也属于贵琼,所指地区不涉及此地,事实上,大渡河流域的丹巴、小金、金川也多有将军信仰,这可能和大渡河的战略地位有关。


  五、“民间信仰”之“公嘛”、“先生”


  “公嘛”是一种特殊的宗教职业者,他不同于“喇嘛”“道士等”,平时和一般农民无差别,同劳作,只有有人需要请他们做宗教活动的时候他们才会转换身份,主要宗教活动有去邀请者家里占卜、祈福、念经等,念经的经文大多是宁玛派经文,少数为苯教经文。在当地大型宗教活动中被邀请时用藏文书写需要超度的亡人姓名。关于“公嘛”的来源金绥之在他的调查报告写到,公巴(调查报告里写做公巴)有藏文经典,故不少人误认为公巴从事的宗教是从西藏传过来的,其实丹巴县的鲁密章古为这种宗教的发源地。“公嘛”这个群体代表了民间宗教和制度宗教的结合体,目前鱼通的较有威望的“公嘛”只有1人。“先生”,即算命先生,很多鱼通人即会请“公嘛”占卜,更多的人也会选择“先生”占卜。


  六、仪式的表达


  “羊年会”:最具有鱼通特色的当属12年一次的“羊年会”,这似乎与羌族羊崇拜习俗是分不开的。节日内容是为了庆祝秋收,感谢上天让百姓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但笔者访问多人后发现很多人已不知晓此节日。“射箭会”:时间是在每年农历的二三月和十月,是在播种和收获的季节,前溪一带的人是在农历四月八日。内容是分别是为了祈祷丰收和和庆祝丰收。“八卦会”:时间为每年农历四月二十三到四月二十九。”“哑巴会”:时间在每年正月初六在麦崩乡奈达寺,老人们念大约六天的“哑巴经”。还有各寺各庙大大小小的仪式,有麦崩的“哑巴会;笔者亲身参与的以捧塔寺为例,该寺最盛大的佛事活动当属每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在寺内举行“满郎会”,届时会有丹巴县来的有名望的本教大活佛主持参加,祈福仪式结束后,会有以村为单位的舞蹈表演,隔壁镇的大多数都会参加。


  七、碉房的意义


  碉房对于鱼通人有着特殊的意义,它不仅是他们的住房象征着他们的人文风情,更是他们宇宙观的一种解读。金汤镇的高碉村就以这种房屋的建筑形式来命名,碉房的意义已经被很多学者拿来做过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比如丹巴的特色碉房。对于起初碉房的功能来讲,他与生活和当时的社会现实有关,是为了抵御战争,是权利和等级的产物,而对于信仰层面的含义来讲,石硕认为,碉楼的起源是认为了处理人神关系,最初仅是一种“祭祀天神”而产生的,表达的是对天神的信仰或是镇魔。


  八、结语


  由于鱼通地区信仰的复杂性,很多人在信仰一个“主要的”类别后还是分别夹杂着信仰类似公嘛和将军等这样夹杂着的不同成分的信仰。以“八卦会”举例,是受到了道教文化的影响,因藏传佛教里的“坛城”和道教“八卦”在宇宙观上有相似之处,故渐渐演变为“八卦会”,多元宗教相互交融,各种信仰自由选择,互不冲突、在某些仪式上相互交融,鱼通人将这些信仰形式、做了糅合和改变让它适应当地社会发展的需要,让看似复杂的鱼通人的宗教信仰构建了鱼通人民独有的精神财富。


  作者:安确志玛

学术参考网:http://www.lw881.com/wx/zj/222542.html

上一篇:环巢湖地区宗教旅游资源分析评价与思考

下一篇:汉魏佛教的区域性特色及其人文地理学分析

相关标签:
文学最热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