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术参考网

冰川旅游难以为继?

发布时间:2019-07-04 08:34

  新西兰福克斯冰川―这座只有300个居民的小镇以冰川为生。冰川游始于1928年,也是该地区之所以著名的原因。


  但当地旅游公司福克斯冰川向导公司(FoxGlacierGuiding)自2014年4月开始就无法再带游客徒步,冰川消退导致一处河流改道,挡住了最有名的一条攀登线路。而23公里之外的地方一家名为弗朗兹约瑟冰川向导公司(FranzJosefGlacierGuides)的旅游公司早在2012年就因冰川消融而失去了攀登路径。


  如今,乘直升机是登陆冰川的唯一方式。该冰川位于新西兰南岛西岸,是南阿尔卑斯山和塔斯曼海的交汇处。两家公司都将直升机游作为自己的主打产品,这也带动了当地直升机公司的业务。


  气候变化给那些靠冰雪吃饭的旅游公司带来的经济影响参差不齐。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ofWaterloo)地理学家丹尼尔・斯科特(DanielScott)说:“气候变化让一些滑雪场受到损失,但位于高海拔地区的滑雪场则不易受冰雪消融的影响。”斯科特专门研究气候变化与旅游业间的关系。


  来自秘鲁瓦拉斯的旅游公司AventuraQuechua的卡洛斯・埃姆斯(CarlosAmes)表示,如果秘鲁的帕斯托鲁里冰川(PastoruriGlacier)有一天消失不见的话,每个游客15美元的冰川徒步费用将会转移到其他有冰川的地方。他还补充道:“帕斯托鲁里冰川的消退会在短期内带来一些新的旅游服务项目,例如有些游客会觉得徒步的线路又远又高,所以他们会选择骑马或骡子的方式进入冰川。”


  VisitGreenland的资深旅游顾问马里克・米尔费德(MalikMilfeldt)称:“在格陵兰岛,很多游客都是抱着想看看气候变化对于冰川的影响的目的前来。但是,现在冬天的气候愈发变幻莫测,像狗拉雪橇、冰雕和滑雪等受游客喜爱的活动带来的收入已经开始下滑。”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啊。”米尔费德说。


  政府数据显示,新西兰每年在旅游上的收入约为57亿美元,占GDP的3.7%。非营利组织DevelopmentWestCoast在2007年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新西兰南岛西岸的冰川风光游每年为当地经济至少贡献7700万美元。


  科学数据显示,自一个多世纪前首次被测量以来,那里的福克斯和弗朗兹约瑟两座冰川已经出现过多次扩张,但在过去5年中,它们的消退幅度已然超越了过去25年间扩张的幅度。科学家预计,消退仍将继续。


  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University)的冰川学家布莱恩・安德森(BrianAnderson)专门进行冰川研究,他在一封邮件中表示:“毫无疑问,冰川消退就是由气候变化导致的。”


  2014年针对新西兰冰川区旅游业进行的一项学术调查中,约有2/3的受访者表示,即便只能从空中抵达冰川,他们也会继续去福克斯和弗朗兹约瑟地区旅游。此外,有1/5的人表示,他们不愿花钱乘直升机登陆。


  从商业角度而言,这丝毫未对GlacierExplorers公司总经理贝德・沃德(BedeWard)造成影响。该公司专门提供南岛塔斯曼冰川(TasmanGlacier)附近湖泊的乘船游览项目。他说,过去6年来,游客数量从7000攀升到2.5万人,原因主要是游客们想看到冰块从冰川脱落,掉入湖中的情景。


  沃德在邮件中表示:“你可能会说,全球变暖对GlacierExplorers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但是,弗朗兹约瑟冰川向导公司运营经理克雷格・巴克兰(CraigBuckland)表示,自2012年被堵住去路后,该公司的员工数量已经从60名下降到了35名。福克斯冰川向导公司董事长罗布・朱厄尔(RobJewell)称,2014年4月以来,其业务损失惨重。


  两家公司都采纳了直升机游,希望能够挽回冰川徒步所遭受的损失。


  弗朗兹约瑟镇环保署官员韦恩・科斯特洛(WayneCostello)表示:“飞向冰川的直升机噪音可能会让一些游客感到心烦。但导游们也可以把冰川消退作为‘反面教材’,就气候变化向游客进行宣传。”


  科斯特洛在家中接受采访时说:“这真的是一个让我们跟世人沟通的重要机会,跟他们说‘实际上,如果你重视环境,就会知道全世界都在经历这样的变化,这就是人类居住在地球上带来的后果。’”


  近期一个早晨,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在半天的冰川游开始之前聚集在福克斯冰川的直升机停机坪上。


  斯密莎・摩尔西(SmithaMurthy)和科尔西・普拉萨德(KeerthyPrasad)是两位来自印度班加罗尔的软件工程师,他们在新西兰的11天蜜月期间来到了福克斯冰川。他们乘坐一架闪亮的红色直升机,没过多久便抵达冰川顶部。两人漫步在两边冰壁有8米多高的峡谷间,不禁瞠目结舌。


  29岁的普拉萨德说:“班加罗尔的一家旅行社帮助我们策划了这次旅行。”直升机游的费用约为每人300美元,这个价格是在新西兰其他地方玩蹦极费用的两倍之多。


  但普拉萨德和24岁的摩尔西都觉得物有所值。


  普拉萨德说:“这是一生都很难得的体验,再来一次的话,可能就不值得花这么多钱了。”本文来自《冰川冻土》杂志

学术参考网:http://www.lw881.com/qt/wjzl/227259.html

上一篇:农村医疗保障与政府财政责任原则

下一篇:决策,“摸着石头过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