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金融分析以及对我国的影响_学术参考网
欢迎来到学术参考发表网

国际金融分析以及对我国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5-06-19 10:31

  2011年国际金融市场再度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价格震荡分歧、政策差异错落的方向不一、结构参差不齐的战略组合分化,但整个市场依然平稳过渡一年,有惊无险。

  一、2011年的三个特点

  2011年国际金融市场在世界经济风云变化的急速变量中呈现起落扩大和难以预料的局面,市场心态和状态难以定夺和善变无常,不仅对经济产生巨大的冲击力,而且也形成悲观预期的恐慌状态。然而,无论市场如何变动对策和跳动价格,世界经济格局和国际金融制度至今尚无根本性的改变,市场稳定的核心因素未变不变。

  特点一:经济形变质不变

  2011年国际金融演绎了2008年相似的形势一幕,但是其本质已经截然不同,危机处理的效率已经从控制金融危机的高效转向转嫁金融危机的实效。尤其是国家发展的差异不是在缩小,反之进一步拉大了。国家资质、国家地位、国家品质未变和不变,发达国家尽管有诸多危机的概念,但他们的发展高端品质和资质没有任何变化;发展中国家虽然没有危机的定义,但是发展的困难甚至艰难远比危机概念国家更复杂。2011年的国际金融焦点高度集中危机的概念。这与2008年的危机概念已经截然不同,进而最终看到的结果是美国经济复苏稳定,欧洲经济即将二次衰退,日本经济已经二次衰退。尤其是美元霸权制度经历了危机之后是进一步明朗霸权统治。美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并非是美元越来越弱。国际货币体制格局重新回归美元霸权,国际经济结构重新确立美国经济实力影响,世界经济秩序依然是美国战略和需求为主。全球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但全球制度与品质并无变化,发达国家为主,尤其是美国为主格局不变、难变。

  特点二:美元价变局不变

  2011年国际金融市场价格依然演义过山车的价格游戏,但是整体局势并未有根本改变。尤其是美元兑欧元汇率是更值得关注的价格调节。2010年欧债危机将欧元汇率拖下1.19美元的低点,相反2011年欧债危机继续恶化,欧元兑美元汇率则稳住1.30美元水平。美元兑欧元汇率的价格变数并没有改变美元主导欧元汇率的局面,尤其是美元深刻的经验过程使得美元掌握着欧元灭绝的价格规律和经验,即以升值挤压欧元的竞争力和凝聚力。即使全年的金价和油价等大宗商品震荡明显并加剧投机价格的运行,但报价体系和主导制度依然未变和不变,即美元主宰和主导价格方向和调节。

  特点三:欧债事变制不变

  2011年金融事件一个接一个,不断引起市场敏感和焦虑的焦点事件继续扩大,尤其是欧洲债务问题的链接点扩散加大,进而带来市场心理忧虑和担忧扩大,然而仔细梳理这些焦点和事件,尤其是欧债问题,实际上结果并无任何改变和变化。欧债问题集中在资金效率,而欧洲没有有效合理的制度框架,在缺失的机制下期待资金救助解决问题过于理想主义。一年内欧洲债务问题焦点国家不断增多,而欧洲合作的松散和分化越来越明显,事态和事件进展的规划并非是有利于欧洲的合作凝聚,相反使得欧洲合作的分离和分化逐渐清晰。这样的状态对欧债的处理,甚至对于欧元前景都是极其不利。欧洲不改变制度,期待事件的消化解决过于简单和单边。

国际金融分析以及对我国的影响

  2011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性质和定义则完全不同,酝酿的过程与内容已经发生较大的变量和变数。2011年的国际金融特点既包含了市场短期的策略,更暗藏着市场长期战略的技术经验。金融市场长期阶段水平、技术能力以及经验过程的巨大差异将是形成未来危机的关注重点。尤其是当今过于表面化的分析论证,更严重的掩盖了世界问题以及金融危机的认识和识别。这值得高度重视,重新梳理和思考。

  二、2011年的六个状态

  (一)汇率水平变化中的控制力和调节性突出

  2011年美元依然是外汇市场及全球金融市场的风向标,美元走向直接牵动全球价格指标动向。一年来的美元指数从年初79.18点微弱上涨到80.01点,截至目前美元全年小幅度升值1%。美元指数年内的低点是5月4日72点,高点是年末80点,期待下跌到70点甚至破70点计划未能实现,其关键在于美元兑欧元汇率难以实现新突破,欧债问题的阻力很大,欧元上涨缺少足够的依据。因此全年主要货币兑美元主线呈现差异较小的走势,其中欧元贬值2.52%,英镑贬值0.07%,瑞郎小幅度升值0.39%,加元升值2.29%,澳元微弱贬值0.56%,新西兰元贬值0.63%。美元依然保持微弱的变数和调节,全年美元贬值的对策难以实施和运行艰难。

  (二)股票价格调解中的搭配性和分化性依旧

  2011年全球股票价格呈现差落性走势,分化十分明显,涨跌态势明显扩大。尤其是美国股市的引领性依然突出,年内的大起大落更集中在下半年较为明显。美股三大指数年内的变化在于小幅度上涨,其中道指从年初走到年内的12月23日全年上涨5.3%,标普全年小幅下跌0.5%,纳指全年下跌2.7%。美国股市参差不齐的走势表明技术灵活性和基础结构差异化。欧洲股市全年大幅度下跌,主要股市走势低迷徘徊,其中英国股市下跌幅度达7.6%;德国股市下跌15.8%;法国股市下跌幅度更进一步达到20.4%。日本日经指数下跌幅度达到17.9%,3月份的大地震是一个很重要的冲击因素。亚洲主要股市则参差不齐,上涨与下跌之间差异较大,水平与落差明显分化。拉美股市和非洲股市上涨态势微弱,趋势结构较艰难。转轨国家股市发展动力不足,短期效益明显。

  (三)金价走势策划中的试探性和震荡性明显

  2011年的国际黄金市场是全年所有市场的最大焦点,金价的大起大落格外引起关注。一年间,国际黄金价格从1422.90美元起步,年底截至12月23日的水平为1606美元,年内上涨幅度达12.8%,期间最高水平为9月6日1921.15美元,甚至9月一个月内突破1600美元、1700美元、1800美元和1900美元4个敏感关口。年初水平与最高点比较的金价上涨幅度达到35%。随即出现一天之内的震荡200美元走势,最高跌幅达到102美元,年底跌幅为一天72美元。国际黄金价格的起伏错落基本维持美元与黄金价格的正相关关系,接近年底出现短暂的反相关关联,国际黄金市场的变数极其复杂和诡异。

  (四)油价起落节奏中的针对性和战略性上升

  2011年的国际石油市场是全年十分不确定的市场价格,油价的调节面临诸多复杂因素。一年来,国际石油价格从91.55美元起步,年底水平为99.68美元,全年上涨8.8%,区间低点为70多美元,高点为接近110美元。国际石油价格变化的主要因素在于供给以及投机刺激和拉动,尤其是纽约与伦敦市场价差的变量很大,两地之间的差价最高位29美元,年底为7美元。这不仅仅是一个市场价差问题,而是市场结构利益以及战略规划的需要与主导,不那么简单。

  (五)利率预期周期中的前瞻性和规划性强化

  2011年的市场利率十分不确定,表现为有加息,有降息,水平差异较大,方向基调分化。其中美联储依然是关注焦点。尽管年内美联储并未有政策变化出现,但实际上美联储已经开始转变政策基调和方式。年内美联储的第六次会议决定将美联储持有的短期债券6000亿美元卖出,转为6000亿美元长债的买进,这实际上是锁定资产价值,而非简单的数量转换。但市场却高度集中对美联储QE3的猜测,期待按步就班数量概念的推出。然而实际上,美联储运用的是策略反转和结构配置,并非市场舆论定义的简单数量概念。这不仅体现美联储技术高端,更具有美元战略远见。其次是欧洲中央银行的政策调整。年内两次下调利率,欧元利率水平又回到1%的水平,但实际上并不对症欧元取得实际状态和经济需求。欧洲并非是技术和数量概念的基础问题,而是结构和制度的核心问题制约欧元。最后就是各国利率政策调节的千差万别,有的选择是上行方向,有的定义是下行区间,不一样的政策方向是出于自己经济基础的需要,但却引起投资和投机机会的错综复杂。

  (六)银行改革改变中的差异性和效率化加大

  2011年全球银行业的风险与机遇并行,尤其是金融机构经营压力扩大,随着价格因素的复杂性,经营成本进一步上升,风险判断十分混乱。但是银行之间的收益性和竞争性并未发生根本的转变,进而美国银行业的高品质依然突出,尽管其有诸多不利于银行发展的因素和环境压力,但盈利水平依然很高,并且处于更高端的经营循环状态。发展中国家似乎并没有金融危机的概念,但它们的经营收益状态并不乐观,既使我国银行有很大的经营业绩数据报告,但是经营业绩并不对接经济增长和发展。相比较美国银行体系的稳健和稳固则带动美国经济复苏持续和稳定,这是更值得关注的现象。银行体系的问题折射出经济思路的思考和警惕。

  2011年金融市场的六个状态集中于美元影响力和美国因素的核心作用,市场难以脱离美元和美国因素,进而市场简单议论的美国焦点过于偏激和极端于美元地位和美国经济资质,不利于对整体市场有效的分析判断,偏离主流的舆论导向使意识和判断处于混乱、错觉和错位的状态,风险不是在消化,相反是在囤积和堆积。

  三、2011年的三个原因

  2011年金融市场的上述表现,主要原因在于舆论炒作过于极端,进而严重影响心理稳定,人为的恐慌性加剧直接影响分析论证的准确性,市场震荡的局面来源于认知的混乱和判断的错觉十分突出。战略绑架了舆论,舆论绑架了价格,价格绑架了制度,这些就是2011年金融市场变化的主要原因和背景。

  (一)舆论错判真实

  2011年的世界经济恐慌心理是全球市场变动和变量的关键因素。年内4~10月份全球权威机构两次经济预测实际上的调整并不大,但市场极端的解读是心理因素扩散恐慌加大,判断上错位事实和真实。因此,一年来市场渲染的二次探底、二次衰退、二次危机尚未出现,但心理的二次现象与2008年一次现象相似雷同,进而价格起落继续震荡。事实上2011年的世界经济基本稳定,美国经济实力很强与发展中国家规模和速度很强是世界经济的重要基础和保障。尽管欧洲和日本经济较弱,明显拖累了世界经济增长速度和水平,但是其资质和本质则并非是失控,而是发达国家阶段和周期以及突发因素的暂时和局部冲击性。所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依然将2011年世界经济的增长定位4%左右。但是市场解读则侧重于经济下降的水平,严重忽略和脱离经济的实际增长幅度和水平,恐慌导致集中关注负面压力和少数比例,判断失真较为严重。如突出关注于美国传统经济的负面,严重忽略高端经济和新型、现代经济的发展状况。欧洲经济侧重于问题和矛盾等坏消息,严重忽视欧洲发达经济的品质和影响,尤其是国家个案的强国地位被严重低估。日本也同样不能忽略其发达国家的资质依然是一个发达国家,日本核心竞争力依然很强。

  (二)经验误导价格

  2011年金融市场最大的变量和变数在与国际黄金价格的定义和定位。由于年内的黄金价格起落十分醒目,进而对黄金定义产生巨大的争论与混乱。黄金处于现代与传统理论与概念尤其是地位的交错之中,概念变化的不同,理解差异性的分歧以及战略和策略的转变与调整,黄金价格利用了这种调节和转换的机遇,抓住机会、适时调节,进而加剧价格起落的幅度、水平和节奏。一方面要关注黄金价格技术运用,另一方面要注重黄金的战略定位。黄金过去是体系主导,现在是战略组合。过去美元与黄金挂钩,现在是美元将黄金作为筹码,过去是平等关联,现在是工具手段、附属组合。

  (三)制度垄断市场

  2011年的金融市场价格大起大落频繁,但市场控制能力表现稳定,并没有出现失控的局面和状况。原因之一在于流动性的充分。金融市场流动性过剩和流动性泛滥使得价格有了更大余地上涨或下跌,投机对冲空间扩大。同时市场驾驭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尤其是情绪上的极端性使得资金宽裕得到刺激性拉涨或恐慌性压跌,这进一步增强自主驾驭价格调节、价格调动、价格利用的能力。原因之二在于战略和策略成熟与灵活。在金融市场价格起落之中,有受害者,也有获利者,有损失者,也有盈利者。相比较的结果是没有希望的悲观受害者较多,而有期望和信心的受益者较少,这中间的战略远见和控制力是关键,更体现成熟主导与肤浅参与市场的差异。成熟的高端市场主宰是驾驭和把握价格,被动接受和盲从追随只是接受价格或推波助澜价格,或随风摇摆价格,这里面最核心的在于制度。制度制造了流动性,制度又在回收流动性,制度垄断了市场,更垄断了收益和利润。

  2011年的金融原因与背景论述,缺少主见性的基础论证,更无真实事实的全面性,进而偏颇性和偏激性十分突出。心理失控是关键,进而价格的起伏错落乃大起大落超出真实,更严重地忽略了体制和制度。

  四、2012年的六个趋势

  综合目前和未来的可能问题,预计2012年国际金融风险将会进一步上升,金融风险的存量将会演变为质的激化和爆发风险,新型金融危机将会转嫁和续演新危机。

  趋势一:美元汇率贬值加剧,升值为贬值诡异

  预计2012年美元贬值依然是主基调,美元贬值幅度将会超出2011年,2011年美元贬值计划未完成部分将会加码2012年美元贬值。美元指数水平低点或许将会跌倒70点水平,甚至有可能击穿70点关口。但全年美元指数也会大幅度上扬,美元指数高点将会达到84~86点。一方面是美元贬值的技术性铺垫和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市场比较因素的必然结果。所以美元贬值和升值依然在全年是交替进行,美元汇率曲线态势、以贬为主的走势将更具灵活性和节奏与搭配性组合。在此预测框架之下,全年欧元兑美元汇率将可能处于1.24~1.48美元之间,期间高点或低点有可能进一步短暂达到1.20和1.50美元,基本点依然在1.30美元上下。美元兑日元汇率基本稳定,日元上涨的可能性要小于贬值的可能性,价格区间将在74~85日元左右。美元兑英镑汇率将在1.50~1.80美元之间,同时存在英镑继续上行更高水平的可能。美元兑瑞朗和加元汇率将保持0.98瑞郎和1.08加元水平,但高点和低点将会放量扩大,瑞郎和加元升值的可能性更大,价格高点可能会上行,但加元动能比瑞朗更大。美元兑澳元和新西兰元汇率将会继续下行居多,澳元高水平将会超出2011年幅度,达到1.15美元;新西兰元将达到0.85美元。整体外汇市场的组合性将会继续,主线是美元继续强化。

  趋势二:全球股市涨跌各异,分化与差异扩大

  预计2012年全球股市走势将继续参差不齐,美欧股市上涨分歧性较大。美国股市上涨潜力较大,欧洲股市上涨有限。预计美国道指将会达到14000点水平,低点将会在10000点左右。标普指数将会达到1500~1600点,低点将在1050点上下。纳指将会在2800~2900点水平,其下跌区间可能性较小。欧洲股市负面压力会很大,上下各异中将面临下跌区间较多。日本股市有上涨的潜力,指数将会上行10000点,甚至达到11000点。亚洲股市上涨有限,分化性较为明显。东欧国家和非洲国家股市上涨比较有利,但幅度差异较大。拉美股市上涨区间较为有利,差异性继续存在。

  趋势三:金价趋势上涨不变,暴跌与调节加剧

  预计2012年国际黄金市场依然具有继续上涨的动力和潜力,理由在于黄金地位的变化和定义的转变,尤其是各国央行的政策倾向和战略部署将会激励黄金价格上涨,其中也包括货币竞争战略与策略的推进和作用。预计未来一年国际黄金价格的高点将会达到2100~2300美元水平,上涨幅度掌控在18%~22%左右,但高点与低点的跨越幅度将会更强于2011年,金价低点也会非常突出,暴跌的幅度和频率也很大,低点水平有可能下行1500美元左右,起落震荡十分严重。

  趋势四:油价上行态势扩大,突发因素或刺激

  预计2012年国际石油价格将会有暴涨的可能,主要理由在于可能的局部战争或冲突,突发事件是其重要理由和原因,石油价格或许可达到150~180美元,均价将继续稳定在80~90美元,低点将在70美元以上。国际石油价格将会连带影响和拉动大宗商品价格上行,但其分化性较为明显。其中纯资源的价格会涨,但加工型的上涨有限,尤其是技术性的周期和规律将会约束上涨水平和刺激上涨水平。

  趋势五:利率变量随时转变,差异缩小追求快

  预计2012年全球利率的变数将会十分突出,尤其是美联储是一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年内美联储调整利率的可能性较大,货币政策的反转将会出现,全年利率水平有可能上行1.5%水平。欧洲利率将面临两难,加息可能性较小,降息可能性较大。日本央行下半年松动利率的可能有待观望。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利率依然是有上有下。通胀问题是一个核心因素,是全球面临的巨大风险和压力。

  趋势六:银行结构分化明显,经营环境剧变大

  预计2012年国际银行业将面临很不利的外部环境,错综复杂的经营环境将会使银行抉择更加谨慎。国际银行的主要压力来自利润减少和裁员风波,但是发达国家依然具有较强的回旋和有利的局面,发展中国家则面临改革不前和经营困难状况。

  预计2012年的国际金融市场将继续经历大起大落的价格震荡,市场控制力继续保持可驾驭性,失控的局面不会出现,驾驭的节奏、搭配和时机将会更加严密和慎重。

  五、2012年的三个风险

  风险一:欧元风险预警突出,欧元危机迫在眉睫

  2012年的欧元将面临被规划的危机边缘状态。欧元已经经历两年较严重的债务问题的困扰,分歧性和分化性逐渐明朗,不合作和难推进的状态是欧元区面临巨大的压力与挑战。2012年预计有国家退出欧元区,希腊和德国退出都有可能发生,进而使欧元区面临巨大的风险乃至危机的爆发。

  风险二:石油暴涨通胀严重,经济危机难以避免

  2012年的石油价格高涨因素主要是战争或突发事件冲击,而石油价格暴涨将会直接导致全球通胀压力加大,相比较而言的发展中国家具有更大和更难的局面。一方面是发达国家本身的通胀指标就低于发展中国家,石油价格带动的价格高涨引发通胀的结果将不同。另一方面是发达国家具有报价能力和价格主宰,石油价格的调节性将会是发达国家随时减压,发展中国家则处于被动和混乱乃无奈的状态。但通胀的压力或风险将会直接导致经济金融危机的发生。

  风险三:黄金投机涨跌诡异,投机风险兴风作浪

  2012年的国际黄金价格高涨趋势将会继续,同时不可避免会有暴跌的可能,理由和论据在于:国际黄金价格是一把双刃剑,既会保护美元和美国自己,所以需要高涨价格维护利益需要和战略组合;也会挤压和诱惑欧元区卖出黄金救助自己,这就是黄金暴跌的重要参数,美元报价和美国主导的金价不会让别人获利,而只是要挤压对手的存活空间,减少喘息的机会。所以黄金价格的因素十分复杂,黄金高涨的最直接依据就是美国将减少美元竞争的分子,进而组合美元报价的黄金和石油鼎力国际金融体系和金融资产价值框架。

  2011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经济金融事件评论的极端性和偏激性误导了市场的视觉和认知。2012年市场应该在警醒中面对真实和事实论证发展前景与趋势。2012年不可掉以轻心,新危机和新风险将会随时发生和突然恶化,值得高度警惕。

学术参考网:http://www.lw881.com/jj/cz/3968.html

上一篇:我国通货膨胀形成原因的实证的统计分析

下一篇:2011-2012年中国征信业的文献综述

相关标签: